他只要有齊子逸在身邊就好了。其實他以前就曾經這樣想過,只是如今這個想法又更加強烈了,於是說了出來,讓對方知道。

 

齊子逸嗯了聲,抱緊了對方。

 

家裡除了他們外就沒人了,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但兩人待在房裡卻覺得異常寧靜。

 

兩人已從原本的擁抱改而側躺在床上,他們不說話,就看著對方、想些事、或發呆,這樣感覺卻比做其他事都來得好。

 

安寧的氣氛加上陰陰的天氣,以及溫暖的被子,讓林沐海不知不覺打起瞌睡來,卻還想再看看齊子逸,又強打起精神,眼皮就這麼開開合合,一撐一撐的,過了不久,終究支撐不住,還是閉起了眼睛。

 

看他愛睏又強撐的模樣,齊子逸覺得好氣又好笑,見對方閉上眼睛睡了,他瞅著對方那張秀氣的臉。

 

從眉毛開始就很秀氣,不似一些人的劍眉看起來英挺或太過兇狠,大概就像課本上說的,一栁彎彎吧,而且眉尾收得漂亮。

 

以前沒注意看,對方的睫毛長長的,但卻不會太密或太疏,密度適中。

 

鼻子、耳朵、臉頰……,還有嘴唇。

 

咕嘟。

 

齊子逸聽見自己喉頭傳來的吞嚥聲。很大一聲。

 

他驀地熱了臉。

 

盯著林沐海的睡臉,然後視線在五官間來來回回逡巡,愈看齊子逸愈覺得口乾舌燥。

 

好想親。

 

他一度想要翻下床遠離這張床的,但看著對方沉靜的模樣心裡那邪惡的念頭就愈來愈盛。

 

反正他睡著,家裡又沒其他人,親一下應該……。這樣想著,齊子逸伸手在林沐海面前揮了揮,看對方沒有醒來的樣子,想親吻的念頭就愈來愈強烈。

 

再然後,他親了。

 

唇瓣對唇瓣,輕輕地貼了上去,然後小心翼翼地親吮,齊子逸閉著眼,偷偷地伸出了舌尖,滑過了林沐海的唇。

 

軟軟的。他像吃到糖的孩子那樣,心裡喜孜孜的。

 

親夠了,他稍微退開了點,打算睜了眼想再看看林沐海的樣子,然後抱著對方一起午睡,卻沒想到睜開眼後看見林沐海正定定地瞧著他。

 

「……」眨眼,林沐海開口問:「你在幹麻?」

 

死了!

 

齊子逸瞬間覺得自己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現行犯被抓個正著!以後還有什麼好說的!

 

他當場鐵青了臉,刷地坐起身。一開口就是一句自知理虧的道歉,「對不起!」說著就要先開被子翻身下床,然後打算去面壁反省,並且做好了對方可能一輩子都不跟他說話的覺悟。

 

「欸──等等!你等一下!齊子逸!」林沐海口氣著急,連忙起身把愈離開的人一把抓住,扯回了床上,臉上微紅,氣急敗壞地問道:「你幹麻!偷親完就跑!」一口氣說完後,林沐海才慢半拍發現自己竟然把偷親兩個字講的這麼順,整張臉瞬間脹得通紅了。

 

明明才做了壞事被抓到,但瞧著林沐海紅通通的臉,齊子逸只覺得看起來好好吃,好像小時候去夜市時纏著母親買的糖葫蘆,引人垂涎欲滴,想大大地咬上一口。

 

驚覺自己在胡思亂想,齊子逸連忙甩頭,覺得有這樣想法得自己實在是太恐怖了。簡直到了罪該萬死的地步。

 

「不准跑!」雖然臉紅得不像話,但林沐海難得有氣勢地說話,扯著齊子逸的手不讓對方離開半步。

 

「……對不起。……你生氣了?」林沐海可以對他生氣,可以罵他揍他,但他就是不願意對方不理他──雖然他做了那種可能導致這種最畫結果的事。

 

按著齊子逸的手,林沐海重申:「坐著。」大口吸氣,道:「我沒有生氣。」

 

「你為什麼親、親──親──啊!」推了一把齊子逸,瞪著他,「你知道我要說什麼!」

 

抿著唇,齊子逸的臉也紅了,不是因為被抓到偷親林沐海而惱怒自己的那種紅,而是喜歡著對方而產生的羞紅,嘴唇都要讓他抿出一條線來了,期期艾艾地我了半晌後,才抱持著必死的決心咬牙說道:「……我喜歡你啦!」

 

「什──我不是要你不要喜歡我嗎?」林沐海吼他。全然沒有告白場面的曖昧氣氛,倒像是要打架了。

 

「又不是說不要喜歡就可以馬上不喜歡的!我──我也是有想過的好不好!我還看了好多有關同性戀的書,然後愈來愈確定我喜歡你啊!──不然你想怎樣。」惱羞成怒地吼回去,齊子逸簡直想要狠狠親他一頓,讓對方明白自己滿腹的感情不是說說而已。

 

林沐海瞪大眼,看著眼前近幾日對他非常保護現在卻吼他的人,不滿地癟嘴,「……兇什麼……,喜歡就喜歡……」

 

不只脹紅了臉,連身體都熱了起來,林沐海垂下頭,死死盯著床鋪。

 

喜歡。

 

這個人說喜歡他。在自己要他放棄之後,他還是喜歡著他。

 

那些用來說服齊子逸放棄的理由也不過就是拿來說服自己罷了,想要阻止自己愈陷愈深。但是待在這個人身邊,是怎樣都無法停止的吧?那樣喜歡的心情。

 

只會愈來愈喜歡。

 

齊子逸對他的好與體貼,對自己的種種照顧和保護,讓他愈來愈喜歡,喜歡到不行。

 

這就是為什麼自己會有只要有齊子逸其他人都不要也沒關係的想法吧。林沐海摀著臉,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惹人厭了,居然說一套做一套,要齊子逸放棄,但自己心裡卻還是喜歡著對方的。

 

縱使覺得自己差勁,可是還是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從小時候起,他想要的,齊子逸都有辦法給他;而現在,他想要的不過就是朋友還有家人,這兩樣,跟齊子逸在一起都能擁有的。就算不是戀人那種關係的在一起,他也能擁有。

 

齊子逸從來就捨不得他受傷,捨不得他難過,就連為難都不想要他遭受,相對的,他也不希望對方不好過,但反思過去種種,自己真的只給他難受。

 

他也想要讓他高興的。

 

怎樣做才能讓齊子逸開心,林沐海想過,讓自己過得好,過得開心、平安無事,這樣齊子逸應該就會安心許多,不會再為了他的事情煩惱焦慮不已,但要說到開心,林沐海想,大概沒有比知道自己喜歡的人也喜歡著自己這件事還要讓人感到愉悅吧。

 

於是林沐海決定把自己的心情也告訴對方,誠實地說出口。

 

「……那個,」稍稍停頓一下,引起了齊子逸的注意,「我也……喜……歡……」

 

後面的聲音跟蚊子叫一樣小聲,惹得齊子逸老大不爽快,頭湊了過去,問:「你說什麼?」

 

這次距離夠近了,就算林沐海說得極小聲,齊子逸還是聽到了,那句喜歡。

 

紅色一路從臉急速蔓延到腳底,渾身燥熱。

 

齊子逸抿緊了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於是他不確定地反問:「你說──你喜歡我?」

 

簡直不敢相信。

 

「真的嗎?」

 

林沐海覺得羞赧,點頭。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抬頭看齊子逸,卻見對方呆呆愣愣地看著自己。

 

他不禁笑了出來,忍著害羞握上齊子逸的手,說:「喜歡喔,真的喜歡你。對不起,之前跟你說那些話……你一定覺得很難過吧。」有些沮喪地再度低下視線,林沐海悶悶地說著自己不好的地方,希望齊子逸可以原諒他。

 

被齊子逸摸著臉,林沐海從來不知道當一個人這樣碰著你時可以這麼輕這麼柔,這麼地寶貝。

 

「林沐海。」齊子逸喚了一次。然後又喚了一次。

 

觸著林沐海熱熱的臉頰,齊子逸覺得心裡有說不出的開心,心裡有一個地方被融化了,柔和得一蹋糊塗。

 

「那些事情沒有關係的,不用擔心這麼多,先不要跟爸媽說,等畢業後──不,成年後再說也不遲,而且……」他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笑了,「我並不怕被別人指指點點,這又不是壞事,沒有殺人放火,……不是壞事喔。」

 

光會說大話是不夠的,所以他很努力想要保護林沐海,想要他過得好好的,雖然做得不是很好,但是他願意盡全力去做。

 

額碰額,眼看眼,鼻間相觸,就連嘴唇也快要貼在一起了,齊子逸壓著嗓子,有些緊張,有些雀躍,有些害羞。「你願意跟我,比朋友更進一步的交往嗎?」

 

藉由手掌的觸碰,齊子逸清楚感覺到對方臉上的溫度又攀高了。

 

是害羞吧。

 

他為此覺得高興。

 

齊子逸耐著性子,又問了一次,「如果不想也沒關係,現在這樣也很好。」不想給林沐海壓力,他如此補充。

 

過了許久,久到齊子逸已經產生了對方會拒絕的心態,林沐海才垂著視線不敢看他,輕輕地頷首。

 

齊子逸笑得燦爛,激動地緊緊抱住了林沐海。

 

身體被緊緊壓在對方懷裡,頭只能靠在齊子逸肩上,聽著齊子逸不斷說著好喜歡你,林沐海也忍不住笑了。打心底覺得開心。

 

「……可以親你嗎?」當齊子逸和他從擁抱中分開後,一臉紅潤卻又正經八百詢問林沐海時,林沐海呆了一下,隨後彷彿被對方的害羞給傳染了,好不容易才退了一些的潮紅又再度襲上。

 

被這樣問,林沐海瞬間覺得有些困擾,屬於甜蜜範疇的困擾。

 

「你剛剛……不是已經……」

 

「不算不算,剛剛那是偷──」挫敗。齊子逸尷尬地低下頭,為了自己衝動下做的事情感到懊悔。

 

「……好啦。」

 

「真的可以?」

 

「嗯。」這個人呢,怎麼連親個嘴都這麼認真呢?可是林沐海自己清楚,他就是很喜歡他這一點。

 

聽林沐海應允,齊子逸立刻恢復了,手抓在對方手臂上,強作鎮定,道:「那我親了喔。」

 

看著齊子逸慢慢湊近自己,林沐海忽然覺得好緊張,瞇著的眼乾脆閉了起來。

 

「我要親了喔?」

 

點頭,林沐海等著對方的吻落下,卻沒等到,反而又等到了一個問句。

 

「真的要親了喔?」

 

張嘴正想罵他到底要不要親時,對方就親了上來。

 

熱熱軟軟的。

 

當齊子逸的唇貼上他的時候,他如此想著。

 

齊子逸反覆淺淺地吮著,甚至伸了舌頭舔著林沐海並未緊閉的唇,卻探不進口腔中。

 

微微退開,齊子逸道:「林沐海,張嘴。」語氣裡都是甜滋滋的笑。

 

微啟眼皮看著對方,林沐海不知道自己著了什麼魔,對方說張嘴,他就真的乖乖地張開了,一點反抗也沒有。

 

更為溫熱的舌探了進去,然後舔了個遍。他們倒在床上,再然後,又親了好久。

 

好不容易分開了,林沐海蹙著眉,抹掉流出來的唾液,不知是喜是怒地說道:「你從哪學來的……,這麼色的親法……」上次在洋片台看到的法式舌吻大概跟這差不多吧……,他難為情地想。

 

「……你就別問了。」被他這樣一問一看,齊子逸也覺得怪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時間還早,你要不要再睡個覺?等等叫你起來。」

 

下大雨的午後特別好讓人入睡,旁邊又有心上人陪著,心裡格外覺得溫暖踏時,林沐海躺在被褥中部一會就睡著了。

 

 

 

 

 

 

 

 

 

 

林沐海從來不知道齊子逸也會有急色的一面。原本他以為對方真的是個真真正正的古板人,沒想到答應了和他交往後,他卻意外發現齊子逸很喜歡和他接吻。

 

簡直就像上了癮一般,蜻蜓點水也就罷了,但常常是那種熱烈的吻,反覆吸吮著、舔吻著,雖然意外,但卻不討厭。

 

在家裡、在放學後無人的教室中,他們避開所有人而後親吻,害羞的、欣喜的、興奮的,有時淺嚐輒止、有時稍微熱情,然而不變的是他們會在接吻後擁抱,那讓他們覺得安心。

 

上學的時候人比較多,走在路上他們也不敢太過放肆,照著以前的樣子並肩而行,但放學時在走到公車站前,兩個人改往從後門出校園,走了人煙稀少的安靜巷子,外套袖子下的兩隻手緊緊地牽在一起。

 

對林沐海而言,牽手是次於擁抱能讓他感到極度安心的行為,親吻甚至排在第三位。他愛著手心握著手心的感覺,很溫暖的,交疊的部分又沒有空隙,很踏實,偶爾摸著對方手上的紋路和薄繭,更是讓他覺得這樣是很幸福的。

 

因為林沐海喜歡,所以想要和他親近的齊子逸自然是也喜歡著,牽手擁抱與親吻,只要能靠近對方,不管是怎樣的形式,都很足夠了。

 

寒假在家時他們兩個成天膩在一起,石春穗見他們學校那邊沒再惹出大事來、兩個孩子看起來也雨從前無異,便不太在意地帶著年紀尚小的雙胞胎回娘家那邊忙事情,家裡沒有大人,加上齊子梁升上高三成天都在補習班念書,幾乎白日的時間都只有他們在家,倒方便了他們不用躲躲藏藏就能親近彼此。

 

 

 

 

 

一晚,林沐海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搓搓手腳後又捲緊了棉被,過了一會還是覺得冷,壓緊了被角不讓風透進被裡,躺了許久後手總算是暖了,腳底卻還是冷得嚇人,屈起身體擁著被子依舊冷得睡不著,只好又換了個姿勢,希望找到好的姿勢可以幫助入眠。

 

那晚睡前齊子逸喝了父親泡的茶,沒有如以往很快就入睡,但也躺了一個多小時,此時他迷迷糊糊地快睡著了,卻被另一個床上傳來不斷翻身的窸窣聲給擾醒了。

 

坐起身後,他揉揉眼,看著對面的林沐海腳在棉被下動來動去,似乎在調整被子的位置,下了床他穿上拖鞋,輕輕走到對方床前,坐了下去,拉開林沐海蓋到鼻子下的厚被子。

 

「你在幹麻?動來動去的,好吵。」

 

「……腳冷。」躺著,林沐海一臉無辜。

 

掀開蓋著腳的部分,齊子逸摸了摸被子,看著那三件都很厚實暖和的被子,不解林沐海怎麼還會手腳冰冷,探出手摸上褲管外的腳踝,再一一往下摸,他說:「好冰。」

 

「你每天晚上腳都這麼冰嗎?」

 

「冬天都這樣,不過很少睡不著的,抱歉把你吵醒,我再躺一下就會睡著的,我盡量不翻身。」搓了搓手,林沐海忍住了一個噴嚏,揉了揉鼻頭。

 

瞪他,齊子逸把他按回被窩中,開了衣櫃從中拿出厚襪子,二話不說為林沐海穿上。

 

踢了兩腳,林沐海不滿地說:「我不喜歡在家穿襪子……」

 

「穿著,這樣才會暖。」牙癢癢地瞪著對方,「你要是早點說你腳會冷,睡前我就弄熱水給你泡腳,三更半夜的……明天再泡。睡覺。」

 

然後齊子逸從自己床上把薄毛毯摺小,蓋在林沐海腳上,專門給他保暖用,又把自己的被子枕頭一股腦地搬到林沐海床上,把林沐海往床內推了過去,自己大模大樣地上了床。

 

「回你床上睡啦──很擠耶!」林沐海推他。

 

「……林沐海你騙誰啊!這張床雖然是單人床,但當初標牌上可是說睡兩個人都沒問題,之前你明明就有跟我躺在這上面一起睡午覺,擠什麼擠。」

 

把林沐海拉下躺好,被子一一蓋好,確認沒有空隙後他才躺了下去。「不是冷嗎,抱著一起睡就不會冷了。」

 

兩個人睡在鋪得厚厚的被褥上,上頭又蓋了好幾件被子,齊子逸就不信這樣林沐海這樣還會冷,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從後頭抱住林沐海。

 

「快點睡覺。」

 

 

 

 

 

★TBC



---------------------------


 

第一次兩情相悅的親親就是法式舌吻(?)齊子逸你……( ̄ー ̄;)

 

齊子逸:(陰暗)我忍很久了……(青筋#)什麼時候可以開動?(低頭看劇本)

林沐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chou
  • 好開心啊~
    兩枚終於在一起了!!!!!

    互表心意後的子逸好man啊~~~ (扭扭扭)
    這篇是帶著笑容從頭看到尾捏~
    才剛開始在一起就那麼甜
    那我要來準備牙刷
    之後看完一篇就刷一次牙啊啊啊啊啊~~

    偷親那段子逸也太勾錐
    還在沐海面前揮揮手
    想親還怕被發現逆 (遮嘴)
    我可以猜測沐海是故意讓子逸有機會下嘴的嗎~噗

    兩人表情衷的方式是一大絕啊~
    用互吼的!!!!
    姐姐先幫你們兩按個讚!!!!
    是要用大聲來掩飾心裡的緊張跟害羞吼....
    正式第一吻那邊
    真的很想巴子逸的頭
    你就那麼不相信沐海答應讓你親咩~
    一直確認
    再多問一次就不給你親了啦!!!!哈~
    (子逸+沐海:不要嘛~)



    好開心好開心好開心~!!!!!!(轉圈圈+灑花)

    (沐海拉拉子逸說:子逸 這位阿姨怎麼了啦~她是不是瘋了...)
    (子逸把沐海摟緊緊說: 我看是喔~ 我們離她遠一點 !!!!!!! )
    (半透明:這位太太 麻煩你克制一點 .... )
  • 我都要哭惹TDT!!!!!!!!!!!!!!!!
    寫了這麼久終於!!!!!!!!!!!!!!!!!!!親下去了!!!!!!!!!
    好想叫他快點開動TDT!!!!!!!!!(等等作者這樣可以嗎##########)

    互吼wwwwwwwwww我都沒發現wwww(喂)(很自然就寫了)
    謝謝妳的留言!>/////////////////////<

    mono/半透明 於 2010/12/22 2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