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氣(?)更兩回ˋ口ˊ!!!(只有這裡XD個版還是維持周更速度好了w)

也許看的時候會覺得莫名其妙,但請讓我更了後面(大約)一兩回在下評論:D


-------------------------------



最近林沐海覺得蔡明冠怪怪的,但是具體來說哪裡怪他又說不上來,只隱隱約約覺得好像都是在提到與柯仲揚有關的時候,那股突兀的感覺特別地明顯。

 

每當他想要開口問時,不是不知道從何切入就是被蔡明冠技巧性地轉移了話題,幾次後他想也許這不是自己能多嘴的事情,便打消了尋問的念頭。

 

然後,在冬天過不到一半的時候,不只是蔡明冠,連柯仲揚也變得與平常不同,那樣的不同讓林沐海覺得有些微妙,又受寵若驚。

 

某一天開始,柯仲揚開始用各式各樣的理由送他各種禮物,從吃的、文具禮品、書本雜誌到不會太貴的電子用品和首飾配件。

 

一天一樣。

 

「……為什麼?」當這樣的事情第一天發生的時候,林沐海愣愣地看著柯仲揚手中包裝好的物品,不解地問。

 

柯仲揚揚起大大的笑容,態度倒是大大方方的,絲毫沒有突然送別人禮物是很奇怪的感覺,說:「我高興嘛,就當是朋友心血來潮想要送你禮物,收下吧。」

 

本來覺得不妥的林沐海正要拒絕,卻在接收到跟在柯仲揚身後小弟兇神惡煞的表情後,沒用地吞了吞口水,膽戰心驚地接過了禮物。

 

回家後他打開了那層包裝,裡頭是個不倒翁娃娃,把包裝紙又貼了回去,林沐海將東西放在書櫃的空位上。

 

過了幾日那空位愈來越擠,毫無意外地引起了齊子逸的注意。

 

「柯仲揚送的。」林沐海面露困擾地回答。

 

「為什麼?」

 

「他說他高興啊,想要拒絕,但是跟在他身邊的人露出一副如果我敢拒絕救要我好看的樣子……害我不收都不行。」

 

「喔……」毫無名目就獻殷勤,非奸即盜!齊子逸在心中這樣罵到。壓下頓時醋意橫生的醜陋心態,他對看著滿臉不知如何是好的林沐海,叮嚀:「柯仲揚身邊老是跟了一些五四三的人,雖然他好像對你很好,但你還是要小心一點。」

 

「嗯,我知道。」

 

本來已經轉回書桌前看書的齊子逸聽了對方的話後,又斜眼瞄了瞄窩在椅子上困擾不已的人,忍不住在心裡嘀咕。

 

知道的話就不要跟他走這麼近啊!他看起來就一副不安好心眼的樣子!肯定是對你有什麼企圖!

 

好想把這些話對林沐海說,卻知道自己沒資格,況且真要說,他是要用什麼角度去說?那些話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是朋友會說的。

 

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明,但齊子逸始終覺得柯仲揚對林沐海不是那麼普通,起碼從他們認識時的原因算起,就一點也不普通──從來都沒聽說過哪一個人會用搭訕的方法去引起一個同性的注意,然後說只是想交個朋友,騙誰啊!

 

一邊寫作業一邊如此想著,齊子逸憤憤地搖著筆桿,然後因為太過生氣而把作業簿給戳了一個洞,瞪著那個有點悽慘的破洞,過了一會齊子逸才冷靜了下來,然後覺得自己有點蠢。

 

為了拒絕自己的人擔心,為了有人接近對方而緊張和生氣,為了這樣在乎對方的自己而覺得有點蠢。但是、但是──就算覺得自己很蠢,還是忍不住那樣喜歡的心情,然後繼續擔心、繼續吃醋,然後繼續蠢下去。

 

戀愛什麼的,果然會讓人變蠢。

 

但是除了繼續蠢下去等待長大,他還能做什麼?

 

什麼都不能。齊子逸想。於是他只好懊惱地提筆繼續寫未完的作業。

 

 

 

 

 

將近兩個禮拜的一天一樣禮物,在聖誕節那天卻全然翻盤,像是突爆炸了一樣,惹得林沐海嚇到想要躲起來。

 

一天一樣禮物,變成了一節課一個禮物。

 

從早自習結束的那個鐘響開始,柯仲揚每節下課都會拎著包裝好的物品到資訊科教室外,笑咪咪地將禮物送給林沐海。

 

一直到早上第三節下課時林沐海才發現柯仲揚的打算,嚇得不輕,卻沒辦法阻止對方。

 

流言就是這樣生起的。

 

短短幾小時之內,大家都在說,柯仲揚要追林沐海。

 

面對其他人的調侃,林沐海有些生氣有些不知所措,阻止同學那樣說卻反而被更嚴重地笑話,弄得他接下來看到柯仲揚就想跑。

 

雖然需要被關懷的感覺,但絕對不是這樣的,他反而討厭這種帶著取笑甚至有點惡意的眼光,令人感到不快與惡寒。

 

他覺得萬分困擾,卻又沒膽子徹底拒絕或逃避柯仲揚,一整天下來,不論待在教室內或走在教室外都覺得每個人在看他,對他指指點點、品頭論足的,令他非常不舒服。

 

就連原本想要找蔡明冠聊天、轉移注意力時,也發現對方一反平時聒聒絮絮的樣子,而是異常安靜,並且皺著眉瞅著他,讓他到了喉頭的話又吞了回去。

 

簡直就像是腹背受敵。

 

想逃走,逃得愈遠愈好。

 

照理說,聖誕節的這一天應該是要開開心心的,但林沐海卻完全開心不起來,而是一臉落寞地坐在位置上,茫然地看著滿桌的禮物。

 

同學們離去時都不忘笑他幾句,讓他更不明白了,為什麼柯仲揚要送自己那麼多東西,而自己又是憑什麼收下這些?

 

用他現在的身分和他們的關係,怎麼也說不過去。

 

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林沐海。」

 

一如以往,教室很快就只剩下林沐海一人,此刻門口卻罕見地響起了不是齊子逸的聲音,自然也不是張竹雅──一下課她就說要回家吃耶誕大餐。一溜煙跑回家了。

 

看著來人笑吟吟,林沐海突然覺得有些刺眼。

 

「有些話想跟你說。」柯仲揚走入教室,理了理制服,一反平時人前從容的模樣,此時竟略顯靦腆與稚氣。

 

看著對方一步步走進,再低頭看了整桌的禮物,莫名地,林沐海忽然很想很想齊子逸。

 

他低頭,擺在膝蓋上的手掌握了握,理所當然地是什麼都沒能握住,心裡著實空得難受,癟了癟嘴,復抬頭,問:「什麼事?」

 

 

 

 

 

當流言變成了事實時,要如何面對?

 

微笑、呆愣、一臉茫然,還是該感到欣喜?

 

「──你開玩笑的嗎?」瞪著眼前的人,林沐海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從來沒有認識過這個人,對於對方剛說出的話只覺得驚訝萬分。「欸,開玩笑的對吧?」

 

柯仲揚哈哈笑著,愈笑愈大聲,伸手揉了揉林沐海的頭,說道:「林沐海,你怎麼可以把他當作玩笑?我雖然這樣,但是不會把這種事當作笑話來說喔!你要相信我。嗯?」

 

拍開柯仲揚放在自己頭上的手,林沐海頓時間不知道自己的手腳該擺哪裡。

 

為什麼總是這樣?連續兩次,被告白的人比告白的人還要不知所措,又覺得羞窘,而且對象都是他之前沒想過的人。

 

「你要我……你要我怎麼能夠馬上接受,告──告──……唔!」用手臂遮住紅起來的臉,他不好意思地轉過身,「我想都沒想過──」

 

「真奇怪,你明明就在某些地方很敏感也很細膩,但為什麼這方面就這麼遲鈍呢……?不過,就是這樣讓我覺得很可愛,很可愛喔。」

 

「柯仲揚你不要說了啦!」

 

「我沒有一直說啊,說一次而已,不過──你記起來了嗎?」

 

說記起來了並非他所想要回答的,但他又無法明確說出他不想記起來,這樣無法回應的狀況著實令人困擾。

 

順了順衣服的皺摺,柯仲揚穿起了外套、背了書包,笑嘻嘻地對林沐海揮揮手,「那我先回去了喔,聖誕快樂!明天見。」

 

待柯仲揚走出教室,林沐海揪著眉頭,又低頭看了那一整桌的禮物,無可奈何地將一件件禮物放進袋子中放好,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軟綿綿地抱著厚外套趴了下來,重重地嘆氣。

 

該把這些東西都還回去的。

 

曾經在電視上的文藝劇中聽過一個老師這樣說──做人不可以接受賄賂,當然愛情也不可以。

 

如果對一個人沒有那種意思,卻還是收下對方送的禮物或好意,即便心裡想著那是對方自己心甘情願、與自己無關,以後自己一定有辦法拒絕的。可是最終──那個台詞這樣說道──你是絕對不可能拒絕的。因為人性是微妙的。

 

應該要清楚地拒絕的,也應該不要收下的。

 

喜歡啊……為什麼會喜歡他呢?

 

說了愛情不可以賄賂的那個角色,也曾說過,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必定是有某些值得你尊敬的特質,若沒有卻還是愛得死去活來,那只是動物性的愛。

 

要論可愛,到處多的是比他可愛的人,況且他還是個男的。

 

相較之下,他就很清楚自己對齊子逸的喜歡是建立在哪一點上。

 

跟其他男同學相比,他不會和女同學眉來眼去、又過於近距離接觸,沒有那種輕浮的感覺,多了一分穩重──雖然貌似有點過頭而顯得古板又固執──忽然想起了國中齊子逸說的男女授受不親,林沐海就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人呢。

 

細細回想過去他們相處時發生的趣事,不由自主地陷入自己的小小世界中,連齊子逸來了都沒發覺,兀自傻笑著。

 

「──嘿!有人在嗎?」

 

「嚇!」一隻手掌在林沐海眼前晃了晃,讓林沐海從桌上半跳起來,反射性地抓緊了外套,定神一看,叫了一聲:「齊子逸!」

 

「幹麻?少那樣瞪我,是你自己沒聽到我叫你的。一進來就看你趴在桌上傻笑,一臉蠢樣,……回家了啦,我媽說今天吃大餐,早上還說要我們早點回家,現在回去都晚了。」伸手抓了對方的手起身,一如既往,很順手地幫忙拎過其他袋子。

 

「……這什麼?」低頭望著手中沉甸甸的袋子,齊子逸抬頭問了。他記得早上出門時對方沒有帶這袋的。

 

趕緊搶了回去,林沐海緊張地咬到了舌頭,急促地喊了聲痛,連忙說道:「沒什麼,我自己提就好。」說著便推了齊子逸一把,口中嚷著回家回家。

 

懷疑地回頭看了林沐海,齊子逸也不好多問,倒是瞥見了對方穿了一件貼身衣物和制服,外頭穿著不是很厚運動外套,拉鍊也沒拉,隨隨便便地敞開著,這麼冷個天待會走出教室鐵定會冷到的。

 

「衣服穿好。」袋子都被林沐海提了回去,於是齊子逸用空出來的雙手替對方將拉鍊拉起,臉上掛著笑,滿滿的寵溺。拉到最高處後,他順手把對方的衣領整理好,拍了拍領口處讓衣服和身體緊緊貼著,才說:「好,回家。」

 

「欸,聖誕快樂。」走出校門時一陣風吹來,齊子逸低下頭,順口說了一句。

 

「聖、聖誕快樂──啊、哈啾!」

 

「真是的,衣服老是不穿多一些,會冷吧?」瞄了對方一眼,齊子逸拉起對方的手肘,「走快一點,早點回去洗澡、穿暖一些。」

 

「──欸,你不要走這麼快啦!」嘴上抗議,但林沐海還是邁大步伐,跟上齊子逸的速度。

 

他還喜歡齊子逸對他的體貼和關心。

 

喜歡的就是喜歡,討厭的就是討厭,沒感覺的絕對不會說謊自己有多喜歡──這是齊子逸的態度。他喜歡這樣一個真誠的人。

 

很喜歡。

 

 

 

 

 

 

 

 

 

 

柯仲揚對林沐海說了喜歡之後,這件事一直被當事者兩人隱瞞著,沒讓其他人知道。

 

一方面柯仲揚雖然對林沐海有那種意思,卻又沒打算有更進一步的作為,反而是想要再等一段時間,讓林沐海慢慢地轉變心態,再進一步對對方提出更深入的要求,像是可以更親近或者交往之類的。於是一反平時他有什麼做為就會毫不保留與隱藏地讓其他人知道,這次他沒有主動向任何人透露他與林沐海告白了的事。

 

林沐海自然也不是會把這種事情到處宣揚的人,連齊子逸都沒透露。

 

對於柯仲揚的種種示好,林沐海只覺得無比的……煩?也許該說焦躁與不安。他明顯感受到身邊的人在這件事情後在改變著,不論是柯仲揚或是蔡明冠,甚至是他自己。

 

他在忍耐,在等待,不想一直接受柯仲揚給他的──那些對方所謂的好,他不要他不想要的賄賂。

 

這個想法讓林沐海覺得自己很卑鄙。

 

一樣的事情,若由齊子逸來做──回顧平時,齊子逸對他也很好、甚至是比任何同性朋友要來得好──他總是開心地接受。

 

因為自己喜歡,所以樂於接受那般的付出,不在意那樣其實也算是一種賄賂──在愛情裡面。

 

所以,他在想,自己要怎麼對柯仲揚說出口,請他不要再這樣了。

 

他是卑鄙的。

 

只想選擇接受齊子逸給予的,不想要拿取半點柯仲揚給的,就算先前說過、也下定決心過,不可以對齊子逸抱持著不一般的情感,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反而更加突顯了自己先前不過是說好聽話罷了。

 

極為卑鄙、自私地,明明就拒絕了對方,卻接近理所當然地享受著對方基於喜歡的情感而對他的好。

 

明明就不是要給對方希望的,但自己的所作所為卻非如此。

 

他厭惡這樣擁有雙重標準的自己,卻做不到不這樣做。

 

他清楚明白,像喜歡這樣的情緒是很複雜又微妙的,儘管不要動物性的愛,但如果全部都可以理性判斷,或許那也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喜歡和愛──這樣的東西內總有時候會瘋狂、會衝動、會不顧一切、甚至是打破原則。

 

然而,在林沐海猶疑著自己何時才能斷然拒絕柯仲揚時,年級中的八卦動向就自動地將事情推去了新的發展之上。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chou
  • 哇~開心捏....(轉圈圈)
    睡前看到23
    醒來看到24
    謝謝半透明......


    好喜歡子逸去找沐海一起回家那段
    感覺有好多粉紅泡泡圍在他們四週~~
    沐海~
    別再一個人悶著頭煩惱了
    快點說出來
    跟子逸一起想辦法幫你解決




    子逸:我的戲份好少啊~~(阿嗚+沐海拍拍)
    半透明:你專心長大就好吼~乖 (摸頭+沐海臉紅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