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第一天是半天課,只要去學校打掃、領書、選幹部,老師交代一些學期該注意的事情後差不多就是放學時間了。

 

那一天敲了放學鐘後林沐海照樣在教室等齊子逸,中午時間同學們急著去吃午飯,比平時都還要快離開,教室不一會就空了,等齊子逸來時看見林沐海坐在位子前顯得有些無聊地在翻課本。

 

這是他們開始交往後第一次的上學日,看似與過去相同,但其中的情緒卻有許多不同之處。

 

齊子逸照樣順手拿過林沐海用來裝書的袋子,動作流暢的彷彿他拿的是自己寄放在別人那的東西,看著林沐海慢條斯理穿上外套、拉起拉鍊,他空出一隻手理著對方的衣領處,襯衫、背心、外套,一層層按照順序理好,而後又順了幾下衣襬。

 

「老是這樣粗心大意的……」邊整理邊念,其實語氣中卻是充滿了疼寵。

 

整理好服裝後又抬手撥好有些亂的頭髮,弄好後手放了下來,途中順著輪廓碰了碰林沐海的臉,然後握住對方的手。

 

「……好冰。」握住指節分明的手,齊子逸皺眉,握緊了搓了搓,試圖將那不只在晚上發冷,連現下都冰得像是剛從冷凍櫃中拿出的手弄暖。

 

「好了啦……在學校會有人看到啦!回家再……」雖然沒有其他人在旁邊,但林沐海仍是略感窘迫,將手抽了回去。

 

「我看到了喔──」拖著長長的尾音,帶著少女特有的嬌氣,張竹雅踩著有跟皮鞋進了教室,戴著露指的手套,她將手指擱在嘴唇邊呵著氣,「春天明明就還沒到……,好閃啊……」語末笑了起來。

 

「張竹雅。」

 

「喔?幹麻幹麻?這麼緊張,我又不會把你的寶貝怎樣了……喂!」對於齊子逸一臉警戒看著自己張竹雅覺得好氣又好笑,「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林沐海從齊子逸身後探出一張臉,對張竹雅笑,對於齊子逸的行為也感到好笑,同時又覺得甜蜜。

 

對著他們兩個從上到下來來回回打量了好一會,看的眼神非常直接,讓齊子逸覺得不爽地又碎碎了幾句,而後張竹雅「喔」了好長一聲。

 

「在一起了?嗯……在一起了。」她點了點頭,非常肯定的。

 

紅了一張臉,林沐海否認,道:「張竹雅妳不要亂講啦……」

 

前進了兩三步,張竹雅傾身,微微低頭,套著暗紅色手套的手對著某個地方點了點,眼裡寫著俏皮,她勾著唇,問:「那這個是怎麼回事呢?啊?林沐海,我從來不知道你會這樣呢……,主動搭著呢。」

 

他們順著張竹雅的視線低頭。

 

方才林沐海從齊子逸身後探出對張竹雅打招呼,手於是就著動作親密地搭上去,抓得牢牢的,而且看起來沒有要放開的打算。

 

張竹雅愉悅地盯著那勾在一起的手臂,開心地笑了起來。

 

於是他們都漲紅了臉。

 

林沐海訥訥地鬆開了手,抓著自己的外套口袋緣轉過了視線,看著他害羞的模樣,齊子逸雖然覺得他可愛卻不忍心讓他繼續承受張竹雅沒有惡意的笑。

 

「咳哼!……好了,妳笑夠了吧,不要笑了。」帶著警告看向笑到都快彎了腰的人,齊子逸轉過身,把東西都提起。在那之前淡淡地又補了句:「張竹雅。」

 

齊子逸一手拉著林沐海,一手推著張竹雅,三人推推拉拉地、又是笑聲又是警告聲,出了教室。

 

「欸欸,在一起了吧?」

 

「吵死了。」

 

「欸──告訴我嘛──在一起了對吧?對吧對吧對吧?」

 

「好煩啊妳!」

 

「討厭啦!不告訴我的話就煩你煩到死喔!告訴我嘛小氣鬼!」至於為什麼不去煩林沐海,那是因為她沒有膽子啊,如果齊子逸因此生氣怎麼辦?因為他家寶貝而惹他生氣,還不如直接去讓他生氣來得強!

 

「走開啦!一個寒假不見妳怎麼變這麼盧啊!」說著抽回了張竹雅試圖抓住的那隻手。

 

被扔在後頭,張竹雅跺跺腳,氣得牙癢癢的,「我本來就這樣!告訴我一下會怎樣嘛──反正只是事實,喂──」

 

看著、聽著他們鬥嘴,林沐海在旁邊默默地笑了。

 

他很喜歡這樣。他,齊子逸,還有張竹雅,三個人在一起的感覺,這樣的才是他所認同的友情。

 

從張竹雅的表情和語氣中,雖然滿是笑意甚至有點像是取笑,可是那完全不一樣,透露出來的沒有惡意在裡頭,只有朋友的關心。只有眼睛看道還不夠,還想從朋友口中確確實實聽到吧。

 

當他們要走向不同方向時,張竹雅還在和齊子逸吵著。因為得不到答案張竹雅不甘不願地說了再見。

 

「啊……張竹雅──」林沐海在張竹雅轉身後出聲叫住了她。

 

垂下的圍巾隨著張竹雅大動作的回身而飄了起來,畫出了曲線漂亮的弧,「嗯?」

 

「那個……我們……是這樣喔!」他握緊了齊子逸的手,緊張卻有著掩不住的喜悅說道。

 

他們兩隻手在空中交疊著,是十指緊扣的那個樣子。

 

齊子逸訝異地看著突如其來被握住了的手,再看林沐海抿著唇、紅了臉,卻還是堅定地握著他的手,直直往張竹雅那邊看。

 

彷彿宣示。

 

張竹雅張大了眼,不敢置信地連哇了三聲,「真的嗎真的嗎?哇──太好了──我就知道──!萬歲──」像是比中了樂透還要高興,她對他們揮了揮手,一邊高喊著萬歲一邊往回家的方向跑去。

 

然後林沐海放開了齊子逸的手,收進了口袋中藏好。

 

他覺得那隻手好燙,燙得像是浸在滾沸的水之中。

 

害羞是會傳染的,瞧著對方染著薄紅的臉,讓齊子逸也忽然覺得怪不好意思的。盯著剛才被握住的那五指手指,伸展了幾次後,小心翼翼地問:「這樣好嗎?你不是不想讓她知道?」

 

搖頭,林沐海對齊子逸露出淺笑,解釋:「沒關係。張竹雅的話不用擔心。」

 

「喔?」

 

「因為她是真正的朋友啊。」

 

「……我要吃醋了。」

 

眨眼,猶豫著,最後林沐海還是決定說了,「你們又不一樣,……你是那個嘛……」

 

齊子逸打趣道:「那個是哪個?」說的他好像是物品一樣。

 

躊躇一會,期期艾艾了一陣,林沐海覺得自己鼓起了畢生的勇氣才說出了那句話,「你……是男朋友啊……」

 

齊子逸笑了,非常燦爛地笑了。

 

能從林沐海口中聽到這樣的承認讓他非常高興,像是得到了天大的寶藏一樣,臉上的笑意幾乎泛滿了全身上下的細胞。幾乎到了其他人看見也許會直呼「不要笑得這麼噁心」的程度。

 

全是因為覺得幸福的關係。

 

等待紅綠燈,走過馬路,轉彎,一路他們安安靜靜的,朝著回家的方向一步一步走。

 

過了許久,在公車上他們因為人多而靠得極近,外套袖子下齊子逸的手悄悄勾住了林沐海的,每個人都是背貼背或者肩並肩,沒有空隙低頭看別人在幹麻,因此齊子逸勾住後就不打算放開了。

 

高中生的戀愛。偷偷的戀愛。因為一點小事就可以高興半天的戀愛。

 

只要跟對方在一起就覺得甜蜜的,這樣的戀愛。

 

他們在談戀愛。

 

於是齊子逸對林沐海說:「──我很高興。」

 

「嗯。」

 

勾著的手變成了交握。

 

他們在偷偷地談戀愛。即使如此,還是覺得幸福。

 

 

 

 

 

 

 

 

 

 

從寒假開始,齊子逸每晚睡前都會強迫林沐海將腳泡熱,確定他被子有蓋好了才會回自己床上,簡直比媽媽還要煩人,林沐海雖然嘴上為此取笑他了一番,但心裡很享受被人捧在手心疼的感覺。

 

並且從那次一起睡在一張床上後,有時候當林沐海醒來會發現旁邊還睡著另一個人,剛開始的幾次總是被嚇到──明明前一晚睡著時就很確定旁邊沒人的。

 

而且雖然和別人擠一張床他不會睡不好,可是他擔心比他高比他壯一些的齊子逸會睡不好,然而在跟齊子逸說了後,齊子逸說沒關係,然後繼續在半夜時偷偷跑到他的床上。

 

小時候也不缺像這樣兩個人睡在一起的情況,但那是小時候,都高二了感情好到還能睡在一塊──像這樣的事情,林沐海憂慮著如果某天早上齊媽媽進房間看到了,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他們的事情會被發現嗎?他們會被處罰嗎?他會被趕出去嗎?

 

有時候他會想著這些問題,而幸運的是一直到了開學兩三周後,石春穗並未發現任何曖昧狀況。

 

在要上學的日子中,天亮時定時鬧鐘會響,有時候他們會乖乖起床,有時候他們會賴床,賴床時石春穗就會進房叫他們起床上課。一直都很好運,當他們偷偷睡在一起時,就算賴床了但也總會在石春穗進來前就醒了,因此才始終沒被發現。

 

好運不可能永遠都揣在懷中的,事情總有燒破紙的一天。

 

三月中的某日早晨,當石春穗走進二兒子的房間時就看到兒子的床上空空如也,而林沐海的那張床上看起來明顯就是不只一人份的被褥。

 

湊近看了之後,果然不出石春穗所料,兩個傢伙睡在同一床被窩中。

 

跟林沐海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石春穗既沒有緊張不安或者擔憂,反而是好氣又好笑地揪著齊子逸的耳朵,邊念他邊把他拖回自己的床上去。

 

「都長大了還擠同一張床!你這樣人家小沐怎麼睡覺!」看著兒子摀著耳朵抗議,石春穗念道。

 

「天氣冷嘛……半夜起來上廁所後覺得好冷,他的床看起來比較溫暖所以就……媽!」被打了。

 

「歪理!」揮了揮拳頭,石春穗微笑,「皮在癢是嗎?讓你給別人好好睡覺,還給我找藉口──去給我刷牙洗臉,叫哥哥起床!然後吃早餐!」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齊子逸咚地跳下床,三兩下就溜出房門,出去時還不忘回頭對林沐海做了個鬼臉,氣得石春穗在房裡罵他。

 

瞪著兒子出了房門,石春穗轉頭問:「晚上有睡好吧?那傢伙也不想想自己長那麼大一隻,兩個人擠在一起床變多小,他不睡就算了,還讓不讓人好好睡啊……小沐,下次他要再跟你擠,不用客氣,阿姨允許你直接把他踹下床!」石春穗一臉義憤填膺,認真地說。

 

林沐海勉強又尷尬地扯了一下嘴角,說:「嗯……,不過……阿姨,我覺得沒、沒關係的,床很大,兩個人睡也可以的……,請妳不要罵他。」他怕被發現,但怎麼說都是自己允許齊子逸和自己睡在一起的,現在害他被念了,於情於理都該替對方說一點話。

 

「你啊,不要事事都順著他,他會被你寵壞的,以後遇到的人如果都沒有像你這麼好他要怎麼辦?阿姨知道你們感情好,你們互相讓著對方,對彼此好,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朋友,如果真的不喜歡,也要說出來給對方知道嗎?這樣才有可能做永遠的朋友喔!」

 

「我會的,謝謝阿姨。」

 

「好乖好乖。」撫平林沐海亂翹的髮,石春穗恢復了笑咪咪、和藹的樣子,道:「時間不早囉,該起來囉!」

 

呆坐在床上,支著頭,林沐海想著,被寵著的人不是齊子逸,是他呢……,一直一直都是他。

 

如果沒有齊子逸,他該怎麼辦呢?

 

因為有齊子逸,所以自己的存在才變得特別,如果齊子逸不把他放在心上,那這樣也許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在想什麼?」漱洗好的齊子逸站在床前,看托著腮在發呆的人,伸手碰了下對方的肩。

 

「……在想……阿姨剛剛說的,下次你再偷跑來跟我一起睡我就要把你踹下床。」

 

聞言,齊子逸哀嚎一聲,跳著撲上床,裝模作樣可憐兮兮地說:「不要啊──」抬眼瞅著笑著看他的林沐海,小小聲地問:「……你捨得嗎?」

 

林沐海失笑,「有什麼好捨不得的。」

 

「我好傷心……」

 

「你好煩……,走開,我要去刷牙洗臉。」笑著推了抱著自己腰假哭的人一把,下了床穿上拖鞋後,他沒回頭,說:「想也知道,……怎麼可能捨得呢,笨蛋。」

 

趴在床上,齊子逸猶如吃了鮮魚的貓,愉快地瞇起眼,「你果然喜歡我,我也最──最最喜歡你了喔!」

 

回頭瞪他,林沐海覺得從耳朵開始熱了起來,「在家少說這種話,等一下被你爸媽聽到!」

 

齊子逸趴在床上一臉無辜,擺明了「我又沒說錯」,林沐海拿他沒辦法,只好匆匆出了房門。

 

是誰說的?戀愛使人變笨,一點也沒錯。

 

 

 

 

 

後來石春穗又見了幾次二兒子早上時是睡在林沐海的床上,又念又罵,揪著捏著耳朵把兒子拎回床上,但還是阻止不了,林沐海又說沒關係,真的不舒服會跟齊子逸說的,最後就放任孩子們了。

 

反正這也算是一種友好的表現吧,也許是因為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突然讓他們必須以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彼此的友誼,也許這樣的狀況只是暫時的。石春穗這樣想。

 

對於二兒子和林沐海之間感情好得不像話她並未有任何懷疑,反而覺得孩子們能擁有這樣的朋友是一件好事。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chou
  • 我也要來補喊一下
    "萬歲~~!!!!"
    "萬歲~~!!!!"

    齊媽真的是.....(拇指)
  • 每個人都對媽媽稱讚有加(?)XDDDDDDDDDD

    mono/半透明 於 2010/12/29 00: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