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齊子逸不是男人還是男孩(喂)所以還沒開動、噗──(被蓋布袋拖走)

 

    齊子逸:開動了就會變男人(兇惡)

 林沐海:說什麼啊你!(揍對方一拳)

 齊子逸:送我聖誕禮物吧。(認真貌)

 林沐海:……你幹麻一臉別有居心的看著我!(臉紅摀耳朵逃避)

 

 

˙慶祝邁入30回了所以這回是從第一回到現在最甜最白癡(???????)的一回

  明明就是剛好劇情到這正好採中30這個數字#######少唬爛大家###

 

˙渣爸爸(的名字)有出現,心臟不適者請左轉(喂)

 

˙……大概就這樣吧XD祝閱讀愉快★,*:*‧\( ̄▽ ̄)/‧:**°★

 



--------------



被抱在對方懷裡,溫熱帶著濕氣的鼻息頻率穩定地拂在後頸,一開始覺得沒什麼,但漸漸地,林沐海覺得那股濕熱的氣息離自己愈來愈近了,感覺是幾乎都要貼在上頭,情不自禁地感到害臊,心跳也加快了。

 

林沐海想著是否該掙脫往旁邊睡,正猶豫著時那股溫熱的鼻息居然真的貼上了自己的後頸。

 

不是錯覺。那兩瓣總是喜歡和他親吻的唇現在正貼在他的脖子後面,親著。

 

「……齊子逸……嗚……」摀著臉,害羞瞬間占據了五感,他渾身發熱,軟綿綿地叫著對方的名字,覺得害臊,忍不住低低地呻吟,幾乎要哭了。

 

那和親在唇上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比起嘴唇,平常有頭髮覆蓋的脖子後面更是隱密又敏感的地方,彷彿有一道城牆被攻破了一般,掩著臉,林沐海身體忍不住細細地發顫起來。

 

有什麼在騷動,不論是心裡還是身體裡。一股酥酥癢癢的感覺,撓著他整個人。

 

在他覺得腦袋會因為無法承受如此的親密而爆炸時,那印在頸後的親吻結束了,過份的是,齊子逸吮了一下發出啾的一聲,讓林沐海抖著肩,低呼。

 

「怎樣,熱了吧……」靠在後面,齊子逸難得地、壞心眼地欺負著林沐海。雖然大部分時候他一直守著那條界線,但有時候還是忍不住想要偷偷跨過去,再收回來──簡直就像小學生一樣。

 

發覺自己被戲弄了,林沐海紅著臉手肘往後給對方重重的一擊,低聲罵道。

 

有那麼一刻他以為齊子逸想要做些什麼。暨緊張又羞赧。

 

「好啦……,既然身體暖了就睡覺吧,很晚了。」笑著,把林沐海睡衣的領子理好,輕輕拍著對方的手臂,哄道。

 

還惱著的林沐海對齊子逸碎碎念了幾句,漸漸地在冬日中得來不易的暖度讓睡不好很久的林沐海一下子就昏昏欲睡,不久後便沉沉睡去。

 

在他身後的齊子逸聽著他漸趨平穩的呼吸聲,悄悄地摸了摸他的手,又用腳去碰他的腳板探溫度,終於沒有像先前那樣冷冰冰,這才安心地靠在對方背後,閉上眼。

 

他不是不想對林沐海做些更過分的事情,只是覺得時機未到,畢竟他們才剛偷偷地交往,像是接吻、或者剛才親在頸後的行為他都覺得已經有點踰矩。

 

可是有時還是忍不住想要那樣做。

 

克制著,卻忍不住想親他。該忍耐著,卻在腦海中想要對他亂來。

 

但幸好他還能用理智克制著自己,冷靜地告訴自己有些事情不宜早做。任何事情總該循序漸進的,不想嚇到對方,不想讓對方後悔答應與自己在一起。

 

忍耐,克制與冷靜,他自認為自己在一定限度內做得很好,所以可以像現在這樣抱著對方入睡。這樣很好。

 

 

 

 

 

早上醒來時林沐海只覺得沉重,動了動身體才發現齊子逸到了早上居然跟晚上入睡時維持一樣的姿勢,從後方攬著他睡,一隻手還沉甸甸地壓在他的腰上,難怪會覺得重了。

 

困難地掰開腰上的那隻手臂,想要爬出被窩,卻來不及把被子掀開就又被壓了回去,那條手臂這次不壓在腰上,而是攬著他的肩頭,甚至還把臉部抵上了他的頸背,蹭了蹭。

 

「冷……」仍閉著眼睡著的人咕噥。

 

本來抱在懷中的人在一瞬間離開了,齊子逸本能地就伸手往前抓,壓跟忘了那是林沐海,而非平時抱著的厚棉被。

 

瞬間又倒回床上,雖然不是硬地板但撞了那一下還是有些暈,倒在枕頭上林沐海頓時想把對方踢下床,然而別說踢下床了,現在他根本被壓著動彈不得,只好捉著橫過自己肩膀握在身前的手,用力搖了搖,出聲叫醒對方。

 

「…………早安……」被搖醒後,齊子逸反應頗為遲緩地道了早,不過醒來後他也沒有要鬆手的樣子,反而更加摟緊了,「這麼早起來幹麻?難得放假,天氣又這麼冷……再睡一下嘛……」說著,腳更過分地往林沐海伸上跨去,似乎完全把對方當作了抱枕。

 

無奈看著對方,林沐海想嘆氣,本來也沒有要他鬆手的意思,但在對方的腳跨上他的腳、親密地貼在一起時,忽然覺得有哪裡怪怪的,想了想後突然一個激動,大叫了一聲:「齊子逸!」伴隨著的是大力的推擠,完全放鬆睡著的齊子逸就這樣摔下了床,狼狽地摔躺在木板地上。

 

「…………」手中還抓著棉被,齊子逸躺在地上瞪大了眼,看著天花板一時間還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後腦勺和背後傳來熱辣辣的疼痛他才意識到自己居然被林沐海推下床了!

 

一手撐著地板支起上半身,一手壓著腦袋痛得抽氣,齊子逸瞪向床上,那一摔早就把愛睡蟲給摔跑了,整個人的腦袋都醒了過來。

 

「林沐海!你幹麻?」被推下床為什麼不是在昨晚他爬上去的時後發生,反而是睡醒的早上!

 

抓著被子,林沐海顯得手足無措,張大了眼睛,又漲紅了整張臉,頓時間張口結舌。

 

氣惱的齊子逸正想起身翻上床,卻看見林沐海邊大叫邊用被子把自己矇起來。

 

「你──你那個啦!還──還把腳跨過來!剛剛──抵在我大腿上了啦!」

 

棉被下,林沐海哀嚎,覺得又羞又窘。

 

「……!」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間,齊子逸頓時間尷尬了,但臉上還是表現得很鎮定,道:「你平常不會嗎?」

 

「──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啦!」

 

雖然平時早上他也會經歷身體的自然現象──晨勃,起初覺得難為情,但時間一久也就覺得那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可是他從來沒有光明正大看到其他人的反應,尤其那起了變化的地方還抵著他的大腿!

 

多麼驚世駭俗!

 

看著床上捲成一團的棉被堆,又看看自己狼狽的樣子,虧自己昨晚還想著自己能忍住,能克制住所有不該有的妄想,結果身體的反應卻完全是背道而馳的。

 

自知理虧,齊子逸搔搔頭,從地上爬了起來並從衣櫃中撈出換洗的四角褲,坦率地道歉後就往浴室走去,自行處理去了。

 

擁著棉被縮在床上,林沐海覺得又羞又惱,卻知道不能怪齊子逸,畢竟男生本來在早上就會……以後還是禁止對方跟自己睡在一起好了,避免尷尬。他這樣想著。

 

「你們怎麼了?在外面就聽見你們的聲音了呢。」石春穗撩起門簾,走進臥房。

 

被嚇了一跳,林沐海連忙從被子中探出頭來,搖手否認說沒什麼,卻顯得格外可疑,只是石春穗認為在這個年紀的孩子說沒什麼大人還一直問的話容易造成反效果,他們想講的時候自然會傾吐的,於是就順著林沐海的話說下去,沒追問。

 

石春穗出去後林沐海找了鬧鐘看時間,一看才知道他今天居然睡到了十點,沒想到跟人擠在一起睡,身體熱得快較易睡著,到早上也沒有因為身體發寒而省得早,睡眠品質好醒來後自然也是精神奕奕,不過就是……遇到了點尷尬的狀況。

 

 

 

 

 

那天晚上睡覺前,齊子逸弄了盆熱水在浴室,然後拖著林沐海進去強迫他泡腳。

 

「不用這麼麻煩啦……」

 

沒好氣地看他,齊子逸不讓他從小凳子上起來,說:「你就不要等一下又腳冷到睡不著翻來翻去……有夠吵的。……腳泡進來。」邊說邊動作俐落地把林沐海的褲管捲至膝蓋。

 

把自己的衣袖捲起,齊子逸又弄了熱毛巾反覆幫他擦小腿,弄得林沐海膝蓋以下的部分都熱呼呼的。

 

不好意思讓他這樣做那些事,林沐海想拿過那沾了熱水的毛巾自己擦,卻被齊子逸拍開手,兇巴巴地要他坐好。

 

擦完洗好毛巾後,石春穗正巧走了進來,一臉好奇地問他們在幹麻,齊子逸看著母親解釋了林沐海手腳冰冷晚上睡不好,所以睡前泡個熱水才好入睡。

 

石春穗揉著兒子的頭,說著好乖、會照顧家人,稱讚了幾句後叮嚀要早點睡,就去照顧雙胞胎。

 

確定石春穗進了雙胞胎的房間後,林沐海才推了推齊子逸,小聲地說:「以後不要這樣啦!在家裡要小心一點……阿姨會發現的。」

 

「那你就好好照顧自己!」抱怨地瞧著林沐海。齊子逸並不是想要把這段關係曝光或者炫耀他們感情很好之類的。縱使父母對他們都一樣照顧,但在一些比較細節或是私人的地方還是會有所疏忽,他純粹是看不下去林沐海這麼不會照顧自己,而且還是在自己的身邊,所以說什麼他都會把照顧他的責任攬下來。

 

確定他兩腳都變熱後,齊子逸幫他擦乾了雙腳,處理好浴室內的用具後把人塞進了被窩裡,照昨晚把對方的腳蓋得密密實實,摸了摸林沐海躲在被子裡也漸漸暖了起來的臉,說了幾句話才熄了燈。

 

明明他就看著對方躺到不屬於自己的那張床上的,但隔天醒來時卻驚訝地發現腰上又沉著那不是自己的手,壓得密實。

 

林沐海認真看著睡得沉的齊子逸,想著他到底是因為怕他冷所以才跑來跟他一起睡,還是有其他奇奇怪怪的原因,可不論是哪一種理由,他都感到開心。

 

他想親親他,不帶情慾的那種,單純地以唇貼在對方臉上,輕輕的,淡淡的,這樣就足夠了,但又怕睡了一夜口中味道不好,如果把對方薰醒了……那樣的狀況無論怎麼想都很糟,於是他打消了念頭。

 

看著睡夢中皺著眉睡夢話的齊子逸,林沐海往前湊了一點,想聽對方在說什麼,卻沒想到聽見了「林沐海不要走」、「我會對你好的」、「我想親你嘛……」類似這樣的話。

 

怎麼聽都感覺是個亂七八糟的夢呢。林沐海不禁笑了。

 

心裡甜甜的呢。

 

他很高興,也很喜歡這種被捧在手心裡的感覺,再也沒有比這更美好的事情了吧。他想。

 

於是林沐海挪動身體,藏在被子下的手往旁邊伸了過去,抱住了手掛在他腰上的齊子逸。

 

明明是自己主動的,卻還是不由得為了這樣的舉動熱了臉,花了一點時間才把加速的心跳壓下,冷靜過後又跌入夢鄉中。

 

後來齊子逸醒來後發覺林沐海跟自己是相擁著,起先是驚訝,畢竟昨天早上發生了那樣尷尬的事情,林沐海嚇得把他推下床,所以他以為昨晚自己又偷偷爬上對方的床,早上會被再度踹下去,這樣的情況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於是他忍不住嘴角上揚了。

 

親吻著林沐海的額頭,齊子逸想著,他是他的寶貝,永遠要照顧、給他快樂的寶貝。

 

嗯。寶貝。

 

 

 

 

 

過年時齊家一整家人和林沐海共七人上街添買新年用品,中午難得地在外頭餐廳用餐。

 

下午他們去了百貨公司,到了男裝部的時候齊子逸破天荒地主動跟母親說要買衣服,這讓石春穗著實面露驚訝。

 

齊子逸從小到大很少會跟母親說要買衣服,總是石春穗受不了兒子老是那幾件衣服在輪流穿,穿得舊了或過於合身,每每都是她看不下去,會先測量齊子逸可以穿的大小,再買幾件衣服回家讓他試穿。

 

她知道二兒子討厭挑衣服、試穿衣服這樣麻煩的過程,所以當聽到二兒子說要買衣服時,真的頗為驚訝,但正值過年又難得,於是就說了儘管挑。

 

「子梁也去看。」看二兒子拉著林沐海去挑衣服,石春穗也催著大兒子去挑自己想要的衣服,而自己看起了是否有適合丈夫的款式。

 

拉著林沐海到毛料背心區,齊子逸要他趕快挑一件。

 

看著對方,林沐海隨手翻起了各樣的衣服,說:「我又不缺衣服。」

 

拿眼瞟他,齊子逸迅速瀏覽過衣櫃,選中了一層擺的皆是無袖毛料背心,在摸了每個款式的質料後,選了一件灰色底上頭有菱形在邊緣點綴不致於太過單調的背心,隨意抽了一個大小,拿起來抖開便往林沐海身上比。

 

「這件好了。」左看看右看看,齊子逸自顧自地點頭,好像很滿意自己的選擇。

 

「不准跟我說你不缺衣服,你明明就需要這樣貼身、不厚又保暖的衣服!」盯著林沐海,齊子逸一字一字說道。

 

今天出門時因為寒流來襲石春穗叮囑他們衣服穿暖點,在衣櫃前齊子逸很快穿好了衣服,穿上保暖的背心和大衣後他看著林沐海的穿著,衝動地想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給對方穿上。

 

看起來好冷,一點都不保暖──當然是跟自己的比較。

 

林十崎先前回台北時有帶林沐海去買新衣,但卻不是冬衣,加上林沐海這兩年雖然身體有長一點,但卻沒有太多,所以衣櫃中的衣服幾乎是兩年前就買好了,兩年前的冬天並沒有像今年這樣冷,以至於今年林沐海穿在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不夠暖。

 

齊大緣和石春穗在買東西給孩子時總是家裡的五個孩子一人一份──包括林沐海,但齊家本來就少逛街買新衣新鞋,也就疏忽了。

 

林十崎每月都會把錢匯到存放在石春穗那保管的、屬於林沐海的戶頭中,讓林沐海生活上所有的花費都從裡頭支出,但齊氏夫婦商量決定,除了大筆的支出,例如學費,其餘的生活花費都直接由他們付,那個戶頭裡的錢他們決定等林沐海成年後交還他自由運用。當然這個決定沒有告訴任何人。

 

而雖然聽父親稍微提過,但林沐海並不清楚關於金錢方面大人們是怎麼處理的,也不好意思問,只給自己約定了不可以太花別人的錢,出門點餐時點最便宜的,買東西也是有就好。

 

買一件好一點的冬衣是要花很多錢的,因此他才會說不需要。

 

然而對齊子逸來說,因為喜歡著林沐海,偏袒著他,所以也就沒想付錢的是父母,只想著要給對方好一些的照顧。

 

於是齊子逸動著歪腦筋,居然動去了母親身上。如果直接跟母親說林沐海應該要買新的冬衣,那林沐海一定會推拒,說些衣服已經夠了的話。

 

雖然所以他利用只要他說要買衣服,母親答應的話,那林沐海一定也會有一件──這一點,半強迫林沐海買新衣。

 

好笑地看著齊子逸持續挑選衣服的樣子,知道對方是關心他,林沐海也就不堅持了。長大後再把花到的錢慢慢還給齊家吧。他這樣想。

 

「……我不喜歡粉紅色。」林沐海說,指著方才齊子逸說要買的那件背心上頭的格子。

 

翻了底下幾件,抽出適合的SIZE,齊子逸說:「藍色的?」菱格的顏色從粉色換成了藍色。

 

「嗯。」林沐海點頭。

 

後來在齊子逸的堅持下,兩人都各挑了兩件毛料背心,一件無袖一件長袖,拿著去找石春穗。

 

林沐海覺得有些羞恥,臉微紅不敢看石春穗,倒是石春穗摸了料子,又在他們身上比了比,滿意地點頭,說了好看。

 

看著林沐海不自在的模樣,她摸摸林沐海的頭,溫和地說:「你只要好好長大就好了,其他問題都不用擔心。你很少買衣服呢,現在天冷剛好可以穿,這兩件挑得好。」

 

林沐海點點頭,為了石春穗的了解而覺得心暖,也就不那麼介意了。

 

在石春穗結帳之後,他們又去逛了其他服裝部門。最後每個孩子都買了幾件保暖的新衣,一人一雙新鞋,還有一些雙胞胎的玩具。

 

 

 

 

 

之後的幾天一樣是寒流肆虐,氣溫低得不到十度,就連在屋裡也還是覺得冷。

 

那幾天齊子逸看著林沐海都在貼身衣物外加穿他幫他挑的那件灰色毛料背心,不由得心情就好了起來,好得簡直就要飛上天了呢。

 

 

 

 

 

★TBC




-----------------------


 

大家還記得嗎?

 

齊家算很有錢(嚴格來說是石家XD齊子逸他外公(石敬川)是開大公司的董事長w)

還是忍不住給主角群的家庭背景開外掛(爆)

 

 

養四個孩子和養五個對他們來說差不多(←我也想要這樣的生活TDT!)

 

加上石春穗和齊大緣都是捨得在孩子身上花錢的家長~平常又不會亂花錢,所以遇到這樣的節日,而且平常根本就不會主動說要買東西的二兒子說要買衣服(笑)所以就很捨得花下去XD!

 

 

 

然後齊子逸你很壞耶!居然動歪腦筋到媽媽身上!壞小孩(指)(喂喂#)

 

 

 

寫這回我自己都飛躍了>///////////////////////<兩小無猜好好笑(?????)好萌嘎嘎嘎

 

 

 

 

 

最後,祝大家聖誕節快樂~:p

 

下一回可以保證也是甜甜的XD!

 

 

以上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achou
  • 你那是哪門子的方法讓人家身體熱起來啊..
    真的讚啊!!!(姆指)

    來去找牙刷刷牙~
    牙都快蛀了!!!!

    聖誕快樂!!!!


  • >////////////////////////////<
    他學壞了wwwwwwwwwwww畢竟憋了很久嘛!!!!!XDDDDDDDDDDD
    而且要17歲了,身為男人的獸性(??????????)也差不多該覺醒了這樣XD!
    聖誕快樂~*

    mono/半透明 於 2010/12/25 01:58 回覆

  • shachou
  • 對了
    看這篇的時後
    腦海裡隨著劇情先後浮出兩首歌..

    一首是張懸的寶貝
    一首是五月天的天使

    尬的!!!
    搭上歌詞根本就是....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