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子逸呆站在那許久,心裡說不清楚是吃驚、恐懼還是憤怒。

 

整個人的行為能力彷彿被那句話打散的只剩下呆滯是可以做得出的反應了。

 

直到上課鐘響後林沐海還是沒有回來,最後齊子逸被氣得快冒煙的教官趕回自己的教室。

 

一整天下來他沒再去找林沐海,連本來要拿給林沐海的東西也被他拿回了教室,拿著東西回到教室後驚覺,卻十分不想再過去,想著那東西就算沒給對方也無關緊要,便如此將就了。

 

雖然如此,但接下來一整天他卻是心神不寧、失魂落魄的,連放學的時候都忘了要和林沐海一起回家,自己走到了公車站、搭了車回家,進家門時石春穗還因此嚇了一跳,問他怎麼沒和林沐海一起回去,面對母親的問題齊子逸自己也嚇了一跳,才發現他忘了去找林沐海,但他沒回答,默默地走回房間。

 

進了房間扔下書包後他將自己拋到床上,看著天花板,隨後將右手抬起遮在臉上。

 

原來柯仲揚對林沐海是那樣的意思。

 

他混亂地想著。

 

那些挑釁和敵視的眼光原來都不是自己的錯覺。

 

躺在床上,齊子逸腦袋亂哄哄的,想著過去柯仲揚的所作所為,忽然間笑了起來,帶著自嘲意味的──想也是,哪個人沒事會天天送同學東西,就算是好朋友也說不過去,雖然林沐海亟欲隱瞞,但那一大堆在聖誕節那天冒出來的東西擺在桌子上他可不是瞎了沒看見。

 

比起知道了柯仲揚告白的焦慮,他心裡更為煩惱林沐海的回覆。

 

很想很想知道。想知道林沐海的答覆,想知道林沐海的反應,是不是跟那天他對他說喜歡時一樣脹紅了整張臉,想知道林沐海被告白後是為難還是開心。

 

他在意的不得了。

 

 

 

 

 

那天林沐海晚回家了,他開門時在餐桌前吃飯的石春穗跳了起來,著急地問:「怎麼晚回來了也沒打電話講一聲,我們會擔心喔,沐海。子逸也真是的!居然沒和你回來,問他也是什麼都不說。」

 

林沐海歉然,「跟同學聊天忘了時間,下次不會了……對不起。」說了個謊掩蓋造成他晚回來的原因。

 

石春穗讓他放下書包先吃飯,坐定後林沐海看了看餐桌,想了一會才決定問出口:「小逸呢?」

 

「那孩子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叫他吃飯他說不舒服沒胃口想睡覺,現在在房裡睡著。」

 

林沐海「喔」了聲,低頭扒飯。

 

今天他是故意避開齊子逸的,但沒想到是對方也沒去找他。

 

早上柯仲揚找他出去後他翹了一節課才回教室,回去時才知道整個高職部都知道柯仲揚喜歡他的事了,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他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傳到了高中部去,不知道齊子逸是不是也知道了。若是齊子逸曉得了,他不知道自己要用什麼表情面對對方,於是有了逃避的念頭。

 

而他的確是逃避了。

 

不是沒有被人告白過,甚至被同性告白已經是第二次了,而且兩個人都是他沒想過──不敢想和沒感覺到──的對象。

 

心情複雜地解決了一頓飯,林沐海抱著書包進了房間,開了燈後望著床上背對他的齊子逸,慶幸著對方正在睡覺,他走到自己的床邊坐下,安安靜靜地看著齊子逸,過了一會他嘆口氣,翻出換洗衣物走去洗澡。

 

十五分鐘後他頂著濕淋淋的頭髮進房,頭頂上蓋著一條毛巾,窩到床上準備擦頭髮時齊子逸忽然從床上跳下來,迅速地關了房門,正當林沐海被齊子逸突然的動作嚇到未有反應時,齊子逸已經在他身後想也沒想就抱住他。

 

「──你裝睡!?」

 

「沒有,我是真的睡著了,你剛剛吃完飯進來的時候才醒來的。」

 

齊子逸收緊了手臂,低下頭靠在林沐海肩上,語氣顯得有些疲憊,問:「聽說……柯仲揚今天跟你告白了,是真的嗎?」

 

自上午開始,一直煩心著如果齊子逸知道了這件事自己該如何自處,聽見這問句的那刻林沐海簡直就是想死。

 

林沐海渾身抖了起來,儘管只是小小的顫抖,卻是全身上下都被不安籠罩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於是沉默。

 

很長一段沉默,然後齊子逸感受到身前的人微乎其微地點頭,幾乎要讓人分辨不出那究竟是真的點頭還是顫抖的一部分。

 

「你……為什麼會知道……」

 

他無法忍受。無法忍受齊子逸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知道了這件事,就好像自己做了壞事被對方發現一樣。

 

「那節下課我去找你,你的書又放在我這了……然後……」接下來的話不說,也夠清楚表達了他是怎麼知道的了。

 

「你……答應了嗎?」告白的話,想必有提出交往要求吧?

 

因為懷中的人體溫升高了,齊子逸幾乎要以為林沐海是因為答應了而感到害羞,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心臟要停止了。

 

林沐海並未立即回答,這讓齊子逸更加誤會,以為林沐海答應了。

 

這算什麼!

 

「你──」

 

「沒有,我沒有答應。」林沐海說到,邊說邊恐懼著。

 

齊子逸激動的差點落淚,將臉抵上林沐海的頸間,沐浴乳和洗髮精的香氣竄進他的鼻中。

 

他又加深了擁抱,深得像是要將林沐海揉進自己的身軀中一樣。然而他愈是這樣做而未說出自己的心情,林沐海心中的不安慌張愈是擴大。

 

無法忍受,完全地無法忍受。

 

再也忍受不了了。

 

只要一想到齊子逸知道了這件事,會用怎樣的眼光和態度看待這件事,雖然和他說過要他放棄喜歡自己的感情,不知道他是否放棄了,但在他對自己說過喜歡之後,齊子逸會如何面對他……思及此,就渾身有如千萬根針扎著,絲絲疼痛。

 

林沐海掙扎著想脫離緊抱自己的手,用力握住齊子逸的手臂,使勁拉開,卻仍舊被對方固執地環著。

 

「放開……齊子逸放開!」咬著牙,林沐海大力拍著還在身前的手。

 

「不放!」

 

「……放開……放開啦……」

 

「……你哭什麼!?」察覺被自己抱著的人說話突然帶著哭腔,齊子逸急了,慌忙地拉著對方轉過身,抓起對方還覆在頭上的毛巾慌亂地擦去從眼中流出的液體。

 

「不要哭、不要哭啦……!」

 

「你……嗚、為什麼知道……我不要你知道……,明明就……不想要讓你知道的」

 

想要想好拒絕的話跟柯仲揚說的,想要在事情被其他人發現或知道前就自己解決的,但自己的猶豫不決和沒膽量卻還是沒能來得及讓事情被解決。

 

為什麼不想讓他知道?

 

不解,於是齊子逸也問出口了。

 

「就是不想日讓你知道……」難以具體說出原因,就是心中有一個感覺堅持著,不想讓這些事情在他們之間落下。

 

大概是類似想要維持他們之間已經很微妙的關係可以平衡,以及想要保護只有「他們」──沒有第三者──的純粹關係吧。

 

然而他的語焉不詳卻讓齊子逸再度誤會了,以為林沐海雖然沒有答應柯仲揚但對方也沒說確實拒絕了,那就是還在考慮的意思──如此猜測、誤會了。

 

自從半年多前開始,他們之間就很常陷入長長的沉默中。現在亦是如此。

 

齊子逸冷靜了下來,先前的緊張現下慢慢轉變了。

 

即使理智上告訴自己要做何種選擇都是林沐海的自由,但情感上他無法接受林沐海居然──也許沒有拒絕柯仲揚這件事。因為自己是那麼明確地被拒絕了,被對方用了為了你好、不想你被其他人側目的理由拒絕了,但如今對柯仲揚卻不是這樣。

 

他覺得不公平,難以接受,冷卻下來後知道這些是自己的臆測,卻不想開口問清楚。他自覺自己沒有辦法接受聽到肯定這些猜想的肯定答案。

 

他會瘋的。

 

每過一天,甚至是每過一分一秒,喜歡著林沐海的心情就愈壯大,以至於他無法接受林沐海答應了其他人的表白。

 

「……我出去冷靜一下。」頓了會,又道:「你頭髮快擦乾,不要感冒了。」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他從類似這樣的狀況下落荒而逃。

 

齊子逸依方才林沐海的要求放開了手,卻反而被對方一個機靈抓了回去。

 

他揚眉,愕然。

 

「等──你不要誤會喔,我沒有答應,而且我有拒絕──」也許是默契或心有靈犀吧,林沐海忽然之間覺得齊子逸可能誤會了什麼,而捉住對方後就這樣沒頭沒尾地說出這一句話,澄清。

 

「那些──那些他給的東西,我會還回去的,你不要誤會……」林沐海囁嚅地說著。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這些,但就是想要告訴對方,自己做了什麼,之後又會怎麼做。

 

不管出自於哪種出發點,他只想要齊子逸安心。

 

「……齊子逸。」林沐海軟軟地喚了一聲,可憐兮兮的。

 

有了對方的解釋,齊子逸才把可能邁向瘋狂的情緒收了回來,他回到床上坐下,執起毛巾的兩端,替林沐海擦起了溼答答的頭髮。

 

那聲齊子逸喚得如此柔軟近乎不可思議,讓齊子逸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一方面為了對方那樣的叫喚而欣喜,一方面又忍不住嫉妒,是否對方在手足無措的時候也會那樣喊柯仲揚的名字?

 

因為喜歡所以嫉妒和吃醋,但卻又在看到對方可憐兮兮的樣子時感到捨不得。

 

拿捏著適中力道擦拭著對方的髮,齊子逸嘆氣,「你要我放棄,但是看著你……我怎樣都放不開,甚至愈來愈……」後面的話沒說出來,他停下動作,將額頭抵上對方的,垂下了眼瞼。

 

「你要我……拿你怎麼辦呢?」

 

 

 

 

 

──你要我拿你怎麼辦呢?

 

隔天早上,睡夢中的林沐海被夢裡滿臉哀傷說著這句話的齊子逸驚醒,擁著被子坐在床上,他下定決心今天去學校就要跟柯仲揚說清楚,連同禮物一起還回去。

 

縱使口頭上拒絕了齊子逸,但怎麼說心底都是不忍心看對方那樣一臉受傷的模樣。

 

又想起了前一晚齊子逸沒有說完的話──我怎樣都放不開,甚至愈來愈──後面的話,怎麼想都是喜歡兩個字,明明站在之前拒絕的角度他該感到困擾的,但此時卻只覺得有一點甜滋滋的味道。

 

沒辦法放棄的,也許不是只有齊子逸,只是在長大與感恩面前,他只能選擇這樣做了,拒絕與保持現狀。

 

 

 

 

 

 

 

 

 

 

「這些還你。」

 

林沐海約了柯仲揚在下課後半小時後人都走光的教室碰面,一見面就開門見山地把裝著禮物的袋子塞進對方手中。

 

「這是幹麻?」難得地,柯仲揚經常掛在唇邊的淺笑僵住了。

 

咬唇,林沐海鼓起勇氣,將想了一整天的話說了出來,「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也不能接受這些禮物,我沒有資格與立場,也覺得這樣不好,不喜歡……本來就不該收下的,尤其你又是抱著那樣的心情送我的,更加不能收下了。」也是因為放學後柯仲揚來找他都不會有人跟著,他才有勇氣說出口,否則依照平常被那樣兇狠盯著的場面來說,他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來的。

 

「你……」瞪著林沐海,柯仲揚臉上浮起些微難堪,「拒絕我就算了,居然連這些都想退還?你要我面子往哪擺?你不要就算了,丟到垃圾桶吧!」說著就走到垃圾桶旁邊,掀開了蓋子,把塑膠袋扔了進去。

 

頓了一會平靜心情,柯仲揚才說:「你自己說的,不討厭同性戀,而且又沒有交往的對象,就算你說你對我沒有那樣的感覺,但我還是可以追你,對吧。」他轉過身,表情似笑非笑。

 

不知哪來的膽子,林沐海皺著眉頭,想起了齊子逸昨天的模樣,張口就說:「可以不要嗎?……我覺得很困擾。」

 

嗤呵笑了聲,柯仲揚啞著嗓子道:「你有交往的人?還是有喜歡的人?……是那傢伙對吧?」

 

「…………」張唇,林沐海低頭,「少胡說八道。」

 

「是不是胡說八道你自己心裡清楚。……我還奇怪你怎麼對同性戀不反感,原來是因為……」低低地笑了一會,柯仲揚扒了扒頭髮,續道:「算了,這不重要,反正你們兩個八字都還沒一撇,我不會輕易放棄的。」

 

頹喪地坐在位置上,林沐海抱著書包,側著頭極為困擾地喃喃自語:「拜託你放棄啦……」他真的覺得很困擾。

 

但顯然的是柯仲揚並不會因為他覺得困擾而放手。反而變本加厲,幾乎每節課都來找他,故藉一些話題和他說話,或是跟前跟後的,幾乎像是一年多前剛認識蔡明冠時的情形重演,只不過蔡明冠是為了交朋友,而柯仲揚卻是為了追他。

 

柯仲揚的大動作在小小的專門學程裡根本就瞞不住,八卦很快就在三個年級中傳開來。

 

甚至有人會用著開玩笑或是輕視的語調喊他大嫂。

 

他討厭那種感覺。

 

若是只有玩笑性質也就罷了,但偏偏不是那麼簡單,有極大部分的是帶著惡意的,讓他覺得難堪。

 

每被那樣喊一次,都覺得是一種深深的傷害。

 

林沐海曾委婉地跟柯仲揚說過,暗示他可不可以阻止他們那樣叫他,他心裡覺得很不舒服。

 

然而柯仲揚這回沒有像聖誕節時流言傳開時要其他同學閉嘴。也許是因為被拒絕了不想再居於劣勢,以及認為時間久了、被如此叫久了,林沐海就會不得不、漸漸地與他愈走愈近,因此放任同學們那樣繼續下去。

 

林沐海覺得痛苦,像這樣的喜歡,真的是喜歡嗎?

 

他不解。像如此這般的對待,和他心裡認知的差異頗大。

 

在他沮喪與恐懼的時候,這樣的事情已經從高職部傳去高中部了。

 

無論林沐海怎麼想,都不覺得齊子逸會永遠不知情。

 

然而當某次齊子逸和他走在一起時,隔壁班的同學用著輕視的語氣叫他大嫂時,頃刻間他的臉都綠了。

 

「……那是什麼意思?」沉吟一會,齊子逸問了。

 

緊緊抓著書包,林沐海努力壓下頭疼與反胃的感覺,勉強地回道:「沒、沒什麼。」

 

看著對方閃避的態度,齊子逸立刻知道絕對不是沒什麼,加上前先日子就聽聞了一些事情,覺得古怪,於是當下就拉著林沐海,一路往學校無人的角落走去。

 

抓著林沐海的手臂,齊子逸一臉嚴正又有些生氣地問:「跟我說,剛剛那個人喊的是什麼意思?」

 

垂著頭,林沐海又想逃走了,奈何手被牢牢抓著,掙也掙不了,只得沉默。

 

看他不說話,齊子逸生氣了,另一手去扳他下顎,逼他看著自己,咬牙,一字一句吐出:「你不說?──好,你不說沒關係,我說!是柯仲揚對不對!他們那樣叫你,是因為柯仲揚的關係吧!」

 

「……你知道了……那又何必問我……」現在他只感覺剩下難以忍受的難堪。

 

「笨蛋為什麼不跟我說!跟我說,我會幫你想辦法……怎麼不跟我說。」

 

「我……跟柯仲揚說過了,請他叫他們不要這樣,可是……沒有,他沒有阻止他們,反而……,你要我怎麼跟其他人說……又要怎麼跟你說……」

 

看著林沐海因為難堪和懼怕而快哭出來的樣子,齊子逸想也沒想,直接抱住了他。

 

「不要哭,我在這邊,我幫你,所以不要這樣的表情──」

 

一手攬著對方的背,一手將對方的頭密密實實地壓在自己肩上,輕輕拍著順著撫著,安撫。

 

「我會幫你,給你靠的,所以不要哭。」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