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元旦後,學期即將邁入尾聲,也差不多是學生們準備期末考的時候。

 

「找林沐海。」

 

「等等喔。──欸,林沐海,外找。」

 

縮在位置上看書的林沐海拉緊了外套,抬頭看了看同學,道了謝後往門口走去,在看見找他的人時微微露出意外的表情。「小逸?怎麼了?」

 

晃了晃手中的書本,齊子逸道:「吶,看看這是什麼?」

 

接過書,林沐海驚訝道:「我的程式課本!怎麼會在你那?」

 

「放在我的便當袋裡了,怎麼這麼不小心放錯了,糊塗鬼。我記得你今天下午要用吧,所以就拿來給你了。」

 

「謝謝。」抱著有點厚度的工具書,道過謝後兩人間忽然就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緩頰。

 

看著林沐海閃爍自己目光的眼睛,齊子逸將雙手插入外套口袋,一臉瀟灑、故作沒事的模樣,說:「那我回去了,放學再來找你。」

 

「等等──」發冷的手拉住轉了方向的外套袖子,林沐海急急道:「中午一起吃飯?」

 

聽了這個要求齊子逸微愣,轉回過身,遲疑地開口:「你……之前不是說天氣太冷了,不要再去上面一起吃飯嗎?」

 

大概是兩個禮拜前,林沐海用了這個原因要他不要再去找他一同用餐,雖然他們一起吃飯時的內容也沒有跟不共進的時候差異太多,但只有自己吃午飯的日子還是確確實實有哪裡不一樣──感覺上和心境上,那些微妙又抽象的地方有著極大的差異。

 

「可以在教室吃。」定了定神,林沐海望著齊子逸,想著自己好久沒有跟對方一起共進午餐了,有點想念那種待在一起得安心感。他期待著,然後心裡漸漸覺得其他事情都沒什麼好擔憂的。一片坦然。

 

點點頭,齊子逸應聲:「好,我會帶便當過來。」

 

中午齊子逸依約前來,而張竹雅在走廊上看到了便也興沖沖地拎著便當擠進他們兩人之間。

 

「妳未免也太自動了吧?就這樣大大方方走到別人教室。」翻出餐具,齊子逸瞟了已經開動了的張竹雅一眼。

 

「噢,又沒關係!這間教室我也常常出出入入的啊,而且林沐海都沒說什麼了,你這個其他班的少在那邊機歪。」

 

「女生講話怎麼這麼難聽。」白了對方一眼,齊子逸嘆氣:「小心嫁不出去。」

 

「你管我──」對著齊子逸做了個醜醜的鬼臉,張竹雅一臉幸福地咬下又厚又嫩的煎蛋,「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有意地朝林沐海看過去,張竹雅拿筷子戳了戳齊子逸的手,一副是隨口問問的模樣,「你們怎樣了?」

 

這話一出,林沐海和齊子逸兩人像是被雷打到一般,激動地紛紛捉住了張竹雅的手,正好一人一手,異口同聲叫了張竹雅的名字。

 

「……幹麼啊你們,」壞心眼地笑得一臉促狹,張竹雅抽回手,咳了一聲,才說:「我什麼都還沒說喔,你們做賊心虛喔?」

 

看著林沐海的臉紅了,並且悶著扒飯的樣子,齊子逸又瞪了張竹雅,口頭警告:「以後不准再這樣說了!會覺得很困擾的。」

 

訕訕看了旁邊兩位明明就互相有好感卻一點進展也沒有的朋友,張竹雅只覺得無趣又焦急,最後嚼著午飯,含糊不清地說了一句:「這麼寶貝……」

 

然後又被瞪了。

 

她聳肩,饒富興味地道:「喔……我什麼都沒說。」

 

「閉嘴吃飯啦!」齊子逸略略生氣地吃起了午餐,然後不太放心地又瞪了張竹雅幾眼,深怕對方又說出什麼驚人的話語。

 

一邊吃飯一邊用眼角餘光瞄臉上泛著一層紅的林沐海,不斷覷著的結果就是忽然之間他想咬的不是飯盒中好吃的料理,而是那像是糖葫蘆果著一層紅的臉。

 

看起來比紅酒牛肉還要好吃。

 

吞下了口中的食物,而後齊子逸盯著林沐海的臉嚥下一口唾液。

 

「夠了喔你……再看下去就要在人家臉上穿出一個洞來啦!」

 

「什──我才沒有!」一語驚醒夢中人,這下換齊子逸紅了臉,臉上寫滿了害臊和尷尬。

 

瞄他一眼,取笑和不以為然盡在不言中,張竹雅又低頭繼續吃飯。

 

緊張地看向林沐海,怕自己方才胡來的眼光讓對方看見了,幸好林沐海還因為一開始張竹雅的調笑而兀自靜靜低著頭吃菜,沒注意到,齊子逸這才鬆了一口氣。

 

再過了幾秒,林沐海才緩緩抬頭,在齊子逸和張竹雅間來回望了幾眼,不甚明白地問:「……怎麼了?」

 

連忙搖頭,齊子逸說了沒什麼,要他專心吃飯。

 

哎,面對喜歡的人,他果然還是不太會拿捏自我控制的程度。

 

又吃了幾口飯,齊子逸看見對方的便當蓋上放了幾塊紅蘿蔔,他不禁笑嘆,而後伸出筷子把紅蘿蔔夾進自己的飯盒中。

 

「又挑食。」淡淡地念了句,接下來卻是把那幾塊紅蘿蔔吃掉了。

 

不好意思地看著齊子逸,林沐海垂下了眼。

 

然後張竹雅學不乖地在一旁發出長長的喔,後面附上了好多個好閃,最後裝模作樣地叫著:「我受不了強力閃光啦──」然後捧著吃剩的便當小跑步到教室外倒廚餘。

 

想揍對方卻揍不得也揍不到的齊子逸和臉又紅了的林沐海坐在位置上,相看無語,最後只得繼續低頭吃飯。

 

 

 

 

 

接下來幾天,午餐時間林沐海都是和齊子逸與張竹雅一起度過的,在先前沒有與他們一同用餐的日子中他則是和蔡明冠及其他同學一起,原本林沐海有想過,突然之間扔下蔡明冠一人是不是不太好,但在他想要問蔡明冠要不要加入他們時,卻發現在班上根本找不到對方的身影,後來才知道對方是去找了柯仲揚。

 

先前林沐海只是認為蔡明冠結交到了更好的朋友,而不再成天跟在自己身邊,但大概是進入冬天開始,有時候他會覺得蔡明冠好像刻意在疏遠他,偶爾雨他說話時對方的態度呈現著愛理不理的狀態。林沐海曾經想過對方是不是有哪裡討厭他了,可是那樣的情況又不是太常發生,所以他告訴自己,也許那只是因為蔡明冠心情不好或是有其他煩心的事情才會那樣。

 

但大概是聖誕節前開始,蔡明冠對他的態度漸漸在轉變,變得有些暴躁,有些怨懟,甚至是有些厭惡。

 

這讓林沐海認真地想,自己是不是有哪裡得罪對方了。

 

然而左思右想,他找不出蛛絲馬跡是會讓對方對自己表現出如此不好的態度,因此令他苦惱不已。

 

像是當他想要找蔡明冠說話時,對方總是很快地以其他事情終止話題,並且離開;或者乾脆假裝沒聽到他在叫他,林沐海很確定,以他的音量和當下的狀況蔡明冠不可能沒有聽到的,但對方總是在他喊了好幾聲之後,才在其他人提醒後訕訕地回頭。

 

因為不明所以被這樣對待,而感到苦惱又難受。

 

明明就是對方說的,他們是好朋友,但是這顯然不是一般好朋友互相對待的方式。

 

自己,齊子逸,柯仲揚,再加一個蔡明冠,林沐海被這些事情弄得頭暈腦脹,又正逢期末考,讓他煩惱得覺得自己要炸開了。

 

 

 

 

 

「嗨。」

 

放學時柯仲揚背著書包踏入了只剩下林沐海的教室。

 

輕聲叫了對方的名字表示招呼,林沐海停下了收拾的動作,定定地看著朝自己走近的人。

 

「又剩你一個人,你們班的人走得可真快。」陳述事實,柯仲揚笑彎了眼。他就是看準了這點而挑這時候來的。

 

點點頭,林沐海又繼續收東西。

 

在柯仲揚說了喜歡他之後,其實每次在面對對方時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若有其他人在場,倒也還過得去,反正他本來就不太會在別人的對話中插嘴,所以保持著安靜,適時地打哈哈個幾句也就可以呼攏過去。但當只有他們兩人時,就會變成了無法逃避的狀況。

 

他還沒有想好適當的方法把收下的禮物和心意退回去。

 

站在林沐海面前,柯仲揚先是看著他好一會,最後才不鹹不淡、不輕不重地問了,「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語氣家常的像是在問今天天氣如何一樣。

 

「咦──?」張大了眼,林沐海一瞬間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交、交往!?你那天明明──不是說沒有要問我這個的意思?」

 

柯仲揚是對自己說了告白的話沒錯,但有跟他說明,沒有要逼他跟他交往或是其他的意思,就只是想要告訴他他的心情而已。

 

柯仲揚斂下臉上淡淡的笑容,緩了緩,然後沉著聲音說:「我改變想法了。」

 

「為──」

 

「我並沒有那樣大的胸襟,看著那傢伙天天和你上下學,住同一個屋子裡,甚至連中午也……總之,我不爽看到那傢伙成天跟你這麼親近。」

 

深吸一口氣,柯仲揚不顧林沐海幾乎要石化的模樣,又說了一次:「欸,我喜歡你,跟我交往吧。」

 

縱使對柯仲揚沒有那樣的情感,但被這樣語氣既鄭重卻態度囂張的告白,讓林沐海不好意思地燒紅了臉。

 

一陣沉默後,當他正想要說些什麼時,齊子逸走了進來,說了聲回家囉後看見柯仲揚而愣住了。

 

「你……」怎麼在這,這樣的話未出口,齊子逸就覺得不適當而吞了回去。

 

帶著敵意瞪著齊子逸,柯仲揚低低地哼了哼,扔下一句「三天後再問你答案」後悻悻然地走了。

 

看著對方走出去,齊子逸啐了一聲。

 

雖然不明白對方來意為何,但那瞬間卻感受到了對方的敵視與些微的不安──像是有什麼自己寶貝的物品被他人覬覦那樣的討厭感覺。

 

「什麼三天後?」

 

「……沒什麼。他就喜歡瞎扯有的沒的,不用放在心上。」林沐海笑笑地說,拎起收好的東西,將齊子逸推了出去。

 

「喔……,沒事就好。不過我說啊,你真的不要跟柯仲揚走太近,你知道他之前……」下樓梯時齊子逸嘮嘮叨叨說了一堆柯仲揚如何不好的話,數不輕第幾次要林沐海自己注意一點,嘮叨的程度被讓林沐海笑著說他愈來愈像他媽媽了。

 

沒好氣地瞪他一眼,「林沐海,我是為你好。」……好吧,不能否認他是有私心,但怎麼說也是為了對方好,不想要林沐海哪天被牽入到柯仲揚另外比較複雜的一面之中。

 

林沐海傻呼呼地笑著,說:「我知道啦,我真的會小心。」

 

「行不行啊你……看起來一臉傻樣,真擔心你哪天被別人傷害了還說對方沒錯……」他揉了揉林沐海長長了的頭髮,擔憂卻又寵溺地說著。

 

「什麼一臉傻樣……」一臉大受打擊的模樣,林沐海耍賴地攀上了齊子逸的手臂,孩子氣地說:「我哪裡傻、哪裡傻啦?你說清楚啊齊子逸──吼!幹麼走這麼快──」

 

轉眼間齊子逸已掙脫了他的捉攫,往前走了好幾大步,讓林沐海在後頭直跳腳。

 

「哼,就是一整個人都傻不隆咚的!──很冷,走快點啦!」齊子逸吼著,頭也不回地往路口走去,試圖掩蓋自己紅了的耳多和臉頰。

 

毫無預警的,他們離太近了。

 

雖然隔著厚重的衣服,但卻毫無疑問的是手貼著手,而身體……幾乎要黏在一起了。

 

他仍然,還是會為了這樣的小事而感到羞赧。總是要克制、努力偽裝自己,不可以讓對方發現自己的異樣,透露出自己對他仍抱持著喜歡的情緒,那樣林沐海會覺得困擾的。

 

一直到五十公尺外的路口,齊子逸才因為紅燈而停下腳步,冷靜過後,他回頭看向正追上他的林沐海。

 

果然看起來一臉傻呼嚕的。

 

他卻很喜歡。

 

傻到不行的,也許是喜歡著對方的自己吧。

 

 

 

 

 

 

 

 

 

 

「我找林沐海。」

 

「林沐海?」站在齊子逸面前的同學揚眉,嘴邊帶著饒富興味的笑,「你是每天跟他一起放學的齊子逸吧?剛剛柯仲揚找他出去了喔。」

 

聽見那個名字,換齊子逸揚眉了,他些微不高興地回問:「找他出去幹麻?」

 

「天曉得。你有東西給他?我幫你轉交?」瞄了瞄齊子逸手上的課本,那人說。

 

齊子逸正要開口說話,忽然後面有人急速奔來,氣喘噓噓地大喊大叫,聲音傳的整層樓的班級都聽得到。

 

「柯老大剛剛跟林沐海告白了!」

 

此話一出,整層樓都在震動,每個人都在喧嘩,消息很快地傳遍了整棟大樓,所有專門學程的學生都知道了這個最新的消息。

 

耳語、笑聲、不敢置信的叫喊……讓整棟樓彷彿要被震垮,大夥鬧到最後樓下辦公室的教官氣得吹哨子上來罵人。

 

直到走廊回覆了安靜,齊子逸始終站在那裡沒有動。

 

「喂,東西要不要我幫你轉交?」先前跟齊子逸說話的那個同學雙手插在口袋中,冷冷地問,見齊子逸毫無反應,罵了聲後也不管了,轉身就回教室。

 

 

 

 

 

★TBC

 

 

 

----------------------------

 

哈哈我好勤勞(自己說#)

然後接下來要寫促成兩人重大進展的橋段了!

好緊張>_<怕轉折寫得太硬QDQ

如果有哪裡很奇怪請跟我說~~~~~~~~m(_ _)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