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新的開始。

 

之前貼的《在你身邊》改成了這麼一個短篇,大概縮成了至少有十分之一(以字數來說的話XD)。

因為不想留著那麼一個坑不填(一直想把這故事完結啊!但我沒耐心再花個幾萬或十幾萬字慢慢燉囧),外加想寫其他類型的故事,所以就縮成了短篇。

這樣也好,也有把我這故事最想寫的部分寫到,然後又不用花一堆篇章舖陳(欸)

總之,看文吧XD

PS.之前的《在你身邊 01》我刪掉囉,謝謝有留言的人。

 

 

 

 

 

----------

 

 

 

 

 

蘇明春和陳謹澤挑在午後易下雷雨的夏天搬家。

 

新家距離現在的租屋處大約三四十分鐘車程──沒塞車的話,而他們要搬走的物品其實不是太多,所有東西放上搬家公司的卡車後再塞上個大沙發都還綽綽有餘;而事實上他們是有車的,所以並不是不能自己動手來,但為了節省時間和力氣,他們還是決定請搬家公司來搬。

 

房子落成三年,鄰近市區,既便利又不是太喧嘩吵鬧,房價也不如市區那麼讓人難以負擔,他們尋覓了快一年的時間,上上個月終於以一半存款一半貸款的方式購入,未來的生活勢必多了一些負擔,但蘇明春想,這樣的感覺其實很好,挺踏實的。

 

現在的住處租約到下週五,方便起見,他們選了這週末請搬家公司來幫忙,眼見離約定的時間剩沒幾小時,他卻還有一櫃的物品沒收。

 

蘇明春有些頭疼地看著眼前的櫃子,不知該從何下手,總是這樣,萬事起頭難,於是他眼睛一閉,心想,就隨便抽個東西出來然後開始歸類到箱子裡吧!

 

這麼做之後倒也幫助了收拾的狀況,每樣物品拿出來後大略看個一兩眼就能知道是否需要以及要歸類在哪個箱子中,僅有三四樣蘇明春花了點時間回憶物品從何而來或者思考該如何處置。

 

收拾的途中陳謹澤進來問他午餐想吃什麼他要出去買──畢竟所有鍋碗都已封箱而無法開火,蘇明春想了想後說想吃前幾天晚餐吃過的椒麻雞飯和番茄清湯,然後帶著有些惡作劇的笑容被陳謹澤抱緊。

 

「你知道那家很遠而且要排隊外加老闆娘手腳真的很慢嗎?」陳謹澤手臂圈著他、手指捏住他的臉頰,故意埋怨。

 

蘇明春臉上完全笑開,說道:「是你自己自告奮勇要去買午餐的,我可沒逼你,嗯?」

 

陳謹澤無奈,在蘇明春討好的親吻後被一句「快去,我肚子好餓」給趕出了家門買午餐去。

 

將男友趕去買飯後蘇明春坐在櫃子前審視未收拾的最後一個格子,盤算著在陳謹澤回來前應該就能將所有物品封箱,悠哉地等搬家公司的人來就好,然而當他從櫃子深處摸出一本邊緣被壓爛的本子時,預先想好的進度赫然就被打斷了。

 

A5大小的本子,不厚,蘇明春姆指壓著封底往前一頁頁順著,紙張啪啦啦地翻過,後半本皆是空白,前頭幾頁寫滿了字,看到開頭的日期後,再後面的內容他不用細看也能知道寫了什麼。

 

那是本類似日記的本子,從高中開始蘇明春在行事曆本上除了寫考試行程,也會順手寫上幾筆當天發生的趣事或者心情,起初只是簡單的條列式隨筆,但漸漸的就愈寫愈長,甚至後來還買了本子專門拿來寫條列記事,不一定天天寫,只在發生有趣的、意義重大的事或者特別的日子才會寫,在他和前男友交往後,那本子就變成了專記和前男友間的事情。

 

 

 

 

 

他的前男友叫作陳方瑾,是陳謹澤的哥哥,三人青梅竹馬,他和陳方瑾同年,而陳謹澤小他們兩歲。

 

蘇明春和陳方瑾自高中開始在一起,小心翼翼地交往卻還是不小心被陳謹澤撞見兩人偷偷摸摸親吻的場面,向陳謹澤坦承後兩人要求他保密,而當時的陳謹澤什麼都沒說,只是乖巧地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當時蘇明春以為那是因為陳謹澤從小就習慣他和陳方瑾說什麼便做什麼,然而在和陳方瑾分手後,蘇明春才知道,陳謹澤那麼做只是因為不想看見自己為難或受委屈。

 

蘇明春和陳方瑾當年戀愛時雖不到轟轟烈烈,但某個程度上來說也是愛得離不開對方,做什麼都要黏在一起,而青梅竹馬的身分正好替他們掩蓋了一切的可疑,在未成年的年紀便什麼都做過了,當時蘇明春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他們兩人本就是互有好感而在一起。

 

兩情相悅的那時蘇明春以為他們會就此在一起到老,長大後就算沒有轟轟烈烈也可以細水長流到白首,只是有很多事換了時間空間後,儘管還是一樣的人,事情就會不同了。

 

蘇明春和陳方瑾上大學時都離開了家鄉,卻是分別在不同的縣市,起初的一年陳方瑾還會偶爾到蘇明春所在的城市找他,只是漸漸的,蘇明春主動南下去找陳方瑾的次數多於陳方瑾北上,到交往的最後一年裡,陳方瑾已經不再到台北見蘇明春,甚至在蘇明春到學校找他時顯得意興闌珊或突然說沒空不要見面,就這麼把蘇明春晾在旅館裡。

 

那時他們大三即將升上大四,從陳方瑾行為異常起蘇明春始終認為那是因為對方學校的事情太多太忙了,待他發現其實只是因為陳方瑾移情別戀時已經來不及挽回。

 

當然他也有試圖抓回陳方瑾的心,但在他翹光一個星期的課跑去新竹找陳方瑾但陳方瑾卻避他避得厲害讓他連一面都沒見到之後,他才確實明白自己被甩了。

 

待在新竹的那一週蘇明春儘管吃得很少,但交通費和住宿費卻讓他幾乎花光了能動用的錢──他無法從父母給的帳戶中提太多現金,那時依然只有陳謹澤知道他們的事;而在系所打工的薪水太過微薄,回台北的路上他心慌得厲害,一下車他便去理了個大光頭,然後戲劇性的,他收到了陳方瑾的分手簡訊,路上還下起了大雨──他已記不得到底是先收到簡訊再下雨還是反過來,總之那天他頂著讓所有室友吃驚的髮型、臉上又是淚又是雨的進家門,後續就別說他傷心了好長一段時間,每每看到和陳方瑾有關的事物眼淚就流個不停,儘管知道這樣很不像話,但他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和生理反應。

 

那年過後蘇明春認為自己大概再也無法喜歡上別人,他已經把戀愛的情感都給了陳方瑾,就算曾經如膠似漆但最後陳方瑾還是用移情別戀回報他,不得不說他心裡真的害怕,以後若再被如此對待他該如何是好,總總的總總,使他如此認為這輩子的愛情大概就到此為止吧。

 

而當時還有一件令蘇明春尷尬不已的便是陳謹澤與他同校還是室友,本來以為陳謹澤可能會對他的難過和試圖挽回不以為然,但在忍了很久還是忍不住在陳謹澤面前哭出來後他才發現,原來陳謹澤是站在他這邊的,要說後來陳謹澤為了他和陳方瑾反目也不為過。

 

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後,蘇明春才明白陳謹澤對他的好叫作喜歡。

 

陳謹澤喜歡他,而且喜歡了很久很久,早在他和陳方瑾開始交往之前就喜歡著他。

 

意識到他可能也像陳方瑾糟蹋自己的心意那樣在無意中糟蹋了陳謹澤的感情時,蘇明春心中的難過層層疊疊地形成了說不清的苦澀。

 

之後他們沒有馬上在一起,和陳方瑾分手後兩三年裡蘇明春仍然放不下,忘不了過去、接受不了新的,他很清楚地明白自己在原地踏步,卻走不出去。

 

時間久了蘇明春仍然清楚記得陳方瑾的那封分手簡訊,但當時的疼痛已慢慢淡去,儘管偶爾想起仍然會痛,可也不再如當初那麼刻骨銘心地痛。

 

蘇明春真正告訴自己要把那些都留在過去,是在某天偶然得知了陳方瑾的現狀後,他一邊刷著網路上的資訊一邊流淚,事到如今他才明白,流淚是因為心痛,不管是為了以前的自己或現在的自己或者其他很多,包括陳謹澤,總之就是心痛,不因為時間長了就不痛,傷痕仍在,淡了卻痛。

 

之後蘇明春偶然瞥見一段話,寫著『一段傷痛,不在於怎麼忘記,而在於是否有勇氣重新開始』,這又讓他憶起了陳方瑾,不同以往,這次他終於能平靜地想著,陳方瑾過得好或不好,已經不是他能管的,也沒必要在意的。

 

那個人,早就是過去式了,只是自己傻得可以,讓他成為了心中現在式的痛。

 

而再度敞開心懷踏入感情世界前、以及接受陳謹澤的心意並與他在一起之前,蘇明春著實掙扎了很久才跨越心中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障礙,其中困擾可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的。

 

 

 

 

 

蘇明春收回恍惚的心神凝視著那本泛黃的日記本一陣子,而後從容地將之擺進準備拿去資源回收的紙箱中,後又依序疊上其他紙製品,此些動作他心中無驚無波,自然平靜得很。

 

陳謹澤拎著午餐回家時蘇明春正將那欲回收的箱子搬到客廳。陳謹澤進門、箱子落地發出些微沉悶的聲響,蘇明春抬頭,看著陳謹澤,他笑了,然後走上前抱住了對方。

 

 

 

 

 

下午三點,陳謹澤從堆滿了紙箱的客廳走進書房,告訴蘇明春搬家公司的人來了。

 

最後一趟將物品從他們家搬出後,蘇明春關上門,到大門口時搬家業者說他們有傘但無法保證百分百防水,問蘇明春物品淋到一些雨有沒有關係。

 

蘇明春抬頭望了望,外頭正是傾盆大雨──明明五分鐘前還晴朗無雲,瞥了一眼這最後一箱物品,蘇明春淡淡地微笑,「沒關係,反正那箱是要回收的。」然後拜託業者稍後幫忙把那箱紙張拿去回收場。

 

蘇明春跟業者再度確認了新址後業者先行開車離去,而他則是不急不徐地走到巷口,等陳謹澤將車子開來接他。

 

打開門坐上副駕駛座時,蘇明春忽然有種海闊天空的感覺,他想,雖然往後仍是有機會和陳方瑾碰面,但時日早以不同,他有始終如一愛著他的陳謹澤陪他,不須再傷心害怕。

 

這麼些年過去,那些過往早該留在過去,放下而無須帶走。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chou
  • 好適合搭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uhqvJRt_3E
    一起服用~~

    在大b看到帳號還默默在心裡拼了一下
    怕是自己看錯了咧~~(笑)
    歡迎回來!!!!!
  • 我回來了XD
    希望這次是真的回來(掩面)2013感覺應該要有一個新的開始~XD

    mono/半透明 於 2013/01/15 2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