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以為你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告訴林沐海耶,這樣你們就沒有機會啦──你也知道林沐海看起來就是那麼害羞,就算心裡在意得要命,也絕對不會告訴你的嘛!」

 

「咦等等?什麼意思?什麼他心裡在意?」

 

「嘿?你不知道嗎?……等等──那你說了你喜歡他之後他是什麼反應?」這是什麼狀況啊!難道跟她所想的──林沐海喜歡齊子逸,然後因為齊子逸告白了,就算沒有在一起,好歹也要說個我明白你的心意了,其實我也……──不是這樣嗎!

 

齊子逸一五一十把前幾天發生的狀況跟張竹雅說了──包括江雅芸的事情,聽完後張竹雅只想把齊子逸和林沐海的腦袋敲開來看裡面到底都放了什麼,為什麼這件事情就不能簡單一點呢?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所以就在一起吧管他外面的流言蜚語還是什麼,幹麻弄成這樣你傷心我也難過的局面呢?

 

在內心暴走的張竹雅,掩面跺腳、大叫了幾聲發洩後,才嘆了好長一口氣,身體歪歪斜斜倚在牆上,神色無奈地說:「唉……也不能怪他啦,畢竟他也是有所顧慮的。」雙手環胸,瞥了眼身旁的人,又道:「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居然有膽子就這樣親下去了,啊?膽子不小嘛!都不怕親了之後他從此討厭你?」

 

摸摸鼻子,齊子逸坦言:「一時衝動啊,親都親下去了,他要真的生氣我也……話說回來,」話鋒一轉,立刻就繞回了他在意的那個問題點上,「聽妳的口氣,妳知道的比我多嘛!?他有跟妳說什麼對吧!告訴我。」

 

 

貯著頭,張竹雅頓了好一會,看齊子逸著急的模樣看過了癮才不急不緩地切入重點,「因為你是齊子逸的關係啊!」

 

「──什麼意思?我本來就是齊子逸,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因為你姓齊,你是齊家的小孩,而齊家對林沐海來說,有什麼意義、是怎樣的重要,你會不知道嗎?」

 

恩重如山。

 

在林沐海心中,齊家存在的分量就是那麼得重要,是說什麼也不能對不起的。

 

「他說,他很喜歡很喜歡你,比好朋友還要喜歡,但是因為你很重要,所以不能害你,不能讓你爸爸媽媽生氣難過。他說……就算他喜歡你,他也不會告訴你的。」

 

說著這些,張竹雅忽然覺得沉重了起來,於是又嘆氣,「你知道嗎,他甚至試圖說服自己,也許他對你的感覺,只是好朋友……現在只是一時迷惘,很努力說服自己,那不是戀愛的感覺。」

 

「他對你的喜歡讓他不願意看你被別人指指點點,所以……退後了一萬步,告訴你不可以。」

 

「齊子逸,你懂嗎?林沐海他跳過了某些步驟,直接想到後面的顧慮去了。」

 

齊子逸不語。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者說該說他有想說的話,但是他將之壓在心頭,不願也不能說出口。

 

──因為不想那樣傷害我和我的家人,所以他就選擇直接拒絕,讓我難過嗎?

 

這樣的一句話,盤句在心頭,卻是萬萬不能說出來。一旦說出,就好像他糟蹋了林沐海和自己的感情。明明就知道林沐海是那樣為他著想,為他擔心,所以才這樣做的──所以說什麼他都不可以說林沐海的拒絕是傷害他,因為、肯定的,對方的心裡也不好過。

 

齊子逸想起那一天,林沐海笑著但卻是一臉為難地跟他說不可以的模樣。

 

「吶,齊子逸,當面問他吧。就像去年暑假那樣,你們把心結解開那樣的談話,好好地說,好嗎?」

 

沉重地撇過頭,齊子逸猶豫著該不該照張竹雅所說去做,還是就這樣和林沐海兩人尷尬、逃避下去。

 

「欸……你要想清楚喔,很多事情如果錯過了或是做錯了就不能重來了喔。」

 

雖然還沒有拿定主意,但齊子逸仍是重重地點頭。

 

專注地瞧著身邊的人,張竹雅伸手摸了摸對方理得短短的頭髮,輕輕地揉了揉,喃喃道:「好乖好乖。」

 

「……我不是妳的小孩耶……!」被搓頭的人紅了臉,低低地罵著。

 

「唉、不要不好意思嘛……啊!」想起了什麼,張竹雅頓了一會,忽然驚叫了一聲:「糟了!」

 

聽她這麼一喊,齊子逸忽然又緊張了起來,連忙問:「怎麼了?」

 

「就是……那個,我啊……,這樣隨便把林沐海喜歡你的事情說出來,好像不太好耶……,不該沒有經過他的同意,」糾結地撓了撓臉頰,張竹雅皺起眉頭,鎖得緊緊的,「可是……我不雞婆、惹人厭一點,你們兩個……」意有所指地瞄了瞄齊子逸,她故意大大嘆了一口氣,然後換來齊子逸的白眼。

 

 

 

 

 

 

 

 

 

 

他們還是一起上學、放學回家,晚上在餐桌上比肩而坐,在同一間房間那念書,時間到了而後熄燈就寢。

 

他們之間一切似乎都和往常沒有不同,但仔細來說是有很大的不同,這一點他們兩人自己心裡也清楚,但卻礙在不知道如何開口、化解其中的尷尬,而只好繼續保持這微妙的現狀。

 

他們談話的次數愈來愈少,而且每次說話都愈來愈容易陷入尷尬的局面,沉默常常取代原本應該在兩人之間的談笑。

 

林沐海在等待齊子逸可以先開口。於他而言,他既沒有勇氣也覺得自己不應該再提起這件事情,但卻又希望他們之間不要再繼續這樣下去,想了許久,最後決定還是什麼都不說。

 

相較林沐海的消極,齊子逸已經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和林沐海說清楚,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這幾日思索著他要和林沐海說些什麼,並且琢磨著說出口的時機,然而這對沒有經驗的他來說,彷彿是個解不出來的題目,困難至極。

 

「欸欸,林沐海,我先走了喔!」蔡明冠抓起書包,順勢拍了拍林沐海的背,語氣頗愉悅地道了再見。

 

也向對方道了明天見,林沐海收拾好東西後慢吞吞地踱步到隔壁班,在教室門口張望了一會,向隔壁班同學問了聲,然後站到走廊的角落等了一會,才等到張竹雅理著裙子,從從容容地蹭了出來。

 

「唉唷!又來找我說話?──張老師生命專線要收錢了啦!」張竹雅笑咪咪地,調侃。

 

「張竹雅!」低低喊了一聲,林沐海扯了一下張竹雅的袖子,表示抗議。明明張竹雅就沒說什麼,但他就是忽然覺得有些困窘。

 

張竹雅緩了下眼眉,拍了拍扯緊她的衣袖的手,說:「……好啦,不鬧你,說吧,什麼事?」

 

「陪我說說話,等他來,然後……妳回家有一段路跟我們同路吧,一起走吧?」

 

「啊?跟你們一起走?你發燒了嗎!?」瞪大眼,張竹雅簡直不敢相信這話是從林沐海口中說出的,想他們之前可是容不下多出任何一個人在回家的路上的。

 

「會……尷尬啦!我們已經好多天在路上都不知道要講什麼了啊!」

 

張竹雅揚眉怪叫:「林沐海!你怎麼可以膽小到這個地步啊?還有那個齊子逸在搞什麼啊──?他不是答應我說要好好跟你說的嗎!」

 

「……說什麼?」「張竹雅妳少囉嗦。」

 

兩道不同的聲音同時對張竹雅說出的話表達意見,不同的是,一個充滿了問號,一個則是挾著些微怒氣和緊張。

 

林沐海和張竹雅朝那緊繃的聲音方向轉過身去,看著來人。

 

「喔?你來啦。」語尾上揚,透露著她想捉弄人的心思。

 

「哼。遠遠就看到你們在說話,走近了卻聽到妳在說我什麼?」

 

「哼什麼哼,要哼我也會哼!哼!哼哼哼!」

 

「幼稚。」

 

「不知道是誰找了我這幼稚的人講了好長一串的話喔?」扔過去一個斜眼,張竹雅翹著唇道。

 

「張竹雅妳少說兩句!」

 

「哼!等你把答應我的事情對他說了我就閉嘴。」指了指林沐海,張竹雅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表情,也不怕齊子逸的表情已經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白地在變換,看上去想要掐死她一樣,插腰說:「真受不了你們兩個耶!說就說、不說就不說,在這邊拖泥帶水的幹什麼啊?你們這樣還算是高中生談戀愛嗎?未免也顧慮太多了吧!」說著說著,張竹雅忍不住爆氣了,指著齊子逸喊:「你快點說喔!再不說的話你就不是男人!」

 

「說什麼啦……再怎樣都不可能不是男人的吧……」被張竹雅的言論弄得哭笑不得,齊子逸無奈地道。

 

站在客觀角度來說,面對像張竹雅這樣可以算是雞婆過頭的朋友,齊子逸應該要生氣的,但偏偏他就是需要有這樣的人來把他推前進,所以自然也就不會覺得張竹雅的做法太超過。

 

「齁!我的意思是──」

 

揮揮手,齊子逸打斷張竹雅的話,「我知道啦。還有──」往一臉狀況外的林沐海看去,齊子逸覺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了,話中帶上了幾不可見的顫抖,「我已經決定要說了,所以、所以妳──」

 

「好啦,我不會壞你好事的。」伸長了手,張竹雅又摸了齊子逸的頭,「誠心為你加油喔!」

 

然後她轉身,也摸了摸林沐海的頭,十足的大人樣,微笑,「你也是。」

 

攏了攏裙襬,張竹雅笑彎了眼,「那我先走啦,你們要好好相處喔,明天見。」

 

從頭到尾都搞不清楚張竹雅和齊子逸是在打什麼啞謎的林沐海愣愣地站在原地,撫上方才被張竹雅碰過的地方,心中有一塊地方暖得不可思議,而當齊子逸拉著他的手,說了句回家了的時候,抬眼望入眼中的是齊子逸似乎紅了的耳朵,林沐海心中溫暖的那塊立刻被驚訝取代了。

 

然後,還有一點欣喜。

 

齊子逸有多久沒有像這般,跟自己親近地拉著自己走下樓?

 

不過幾天時間,就讓他覺得渾身不對勁,說不出的怪異,一直到被抓著走下樓、走回家的現在,那令他不滿的感覺才一掃而空。

 

 

 

 

 

從齊子逸和張竹雅的對話中可以聽出齊子逸有什麼話要對他說,然而一直等到要就寢前對方都沒有要跟他說話的意思,讓他摸不著頭緒。

 

捧著熱牛奶坐在客廳的沙發中,跟著石春穗看節目,搞笑的內容他卻沒看進去,整顆腦袋鈍鈍的,一臉呆愣。

 

後來石春穗看了時間晚了,便對家裡三個年紀較大的孩子們說該睡了,然後回房看已經睡下很久的雙胞胎。

 

當林沐海刷好牙回到房間時,齊子逸已經躺在床上,背對著他。

 

「小逸。」

 

輕喚了聲,卻不見齊子逸回答或是有任何還醒著的跡象,林沐海想對方大概是累了所以沾到床很快便睡著了。放輕動作收拾隔日要用課本用具進書包,環顧四週後想應該沒有遺漏了,便熄了燈輕手輕腳上了自己的床。

 

躺在床上,林沐海翻身轉到睡慣了的姿勢,正好是背對著對面床鋪,盯著牆壁好一會才覺得有些睏了,剛閉上眼昏昏欲睡時卻讓身後突來的重量嚇到了。

 

「哇──你反應怎麼這麼大!噓──不要亂動,我要跌下去了……」

 

齊子逸正在林沐海身後,兩人貼得近,原以為對方已經睡了,無怪乎林沐海被突如其來的接觸給嚇了一跳。

 

推了推林沐海,要他睡進去一些,林沐海嘀咕著要睡就回自己床上睡,卻還是往內挪動了些。正打算翻過身面對齊子逸,問對方在搞什麼飛機時,卻先讓對方先發制人,要他維持著這樣的姿勢就好。

 

順了順林沐海脖子後的的髮尾,齊子逸輕聲道:「我有話要跟你說。」如果看著對方的臉,知道對方的表情和反應的話他鐵定會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的。

 

「什麼事是非得要這樣說的,……回你床上說不行嗎?」用力閉眼,林沐海將被子抱得密實,藉由施在上頭的力氣轉移緊張的情緒。

 

在心裡做好心理建設,齊子逸決定這一回不可以猶豫,不可以拖泥帶水,一定要將想說的話,想問的問題都說出來。

 

於是在林沐海那樣問之後,他便直接說了:「我要跟你說……那天的事情,這樣比較好吧?看著你,我會沒有勇氣說的,而且,看著我的臉,你會覺得尷尬吧?」

 

頓了頓,在說正事前,齊子逸道歉了,「明知道可能造成你的困擾,但我還是要說,對不起。」

 

將已經抱緊了的被子抱得更緊更緊,緊到幾乎要陷入皮膚中了,林沐海的臉也幾乎完全要被被子蓋住,模糊的聲音傳來,「……沒關係,你說吧。」有點猶疑,但卻一如以往的溫和。

 

 

 

 

 

TBC

 

 

----------------

 

下一回要說了!終於要說開來(?)了(爬回去弄畢業專題T_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chou
  • 說說說說 說你愛我

    我我我我 說不出口


    求求兩位
    就快說了吧~
    姐姐我都快急死了
    哈....
  • 愛的話有點早XD///
    不過喜歡的話會說的!
    不過要在一起保守估計大概還要三回吧TDT///(頂鍋蓋逃走)

    mono/半透明 於 2010/12/06 01: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