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親了,但還是沒有很大的進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可惡好磨喔你們╭(╯^╰)╮

昨晚看著大綱,這兩個……距離兩情相悅還有一段路要走T^T

 


--------------------------------


 

說是吻,不如說是四片嘴唇死死地貼在一起比較恰當。

 

沒有溫柔繾綣的吸吮,沒有熱情的法式舌吻,就只是緊緊地貼在一起,但兩人的眼睛倒是都閉著,一個是因為衝動而閉起,一個則是因為嚇到了。

 

緊閉雙眼一會後,林沐海才把眼睛打開了一個縫,發現齊子逸的臉離自己好近好近,意識到對方仍然維持著方才的行為,領悟的一瞬間他嚇得掙扎了起來,使力欲把齊子逸推開,緊張與情急之下讓他的力氣比平時大上許多,一點都沒困難地將齊子逸給推了開來。

 

「──做什麼!做什麼──做什麼啦!」用力用手背擦著沾有對方口水的唇瓣,林沐海略顯狼狽地問,其間還參著些許怒氣、訝異與羞赧。

 

被推到另一邊牆上的齊子逸瞪著林沐海,唇上還留著親吻的濕潤,他咬唇,冷冷地道:「閉嘴!誰叫你要說那種莫名其妙的話。」

 

「蛤!?我莫名其妙?我哪裡莫名其妙?你才莫名其妙!幹麻、幹麻──親、親──唔──」說到關鍵的字眼時林沐海臉上驀地燒紅了起來,舌頭頃刻間像打了十幾個結,後面的話怎樣也說不出口。

 

原本瞪著對方的視線移了開來,悶著聲音說到:「哼,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啊?……什麼?」

 

「……你果然不懂。」

 

「齊子逸!我不懂什麼啦?你不說我怎麼會懂啊!──你到底要我懂什麼啊?」為什麼他完全聽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

 

懊惱地看著地上,齊子逸咕噥幾聲,而後對林沐海說到:「……算了,也沒什麼。倒是,以後不准再提到江雅芸了!我會自己去把事情解決,不用你雞婆。」

 

「你說我雞婆!喂!搞清楚,要不是她找上門我根本就不會這樣做──齊子逸!你這樣說太過分了!」林沐海惱火地反駁,心裡一方面氣炸了,一方面又感到委屈。要不是江雅芸當面拜託他、姿態放得很低他才不會這麼做!又沒有好處!盡是壞處啊!

 

「還有!你剛剛為什麼──」不明不白地,懂事後除去家人外的第一個親吻居然就這樣被齊子逸給搶走了。雖然親一下也不會少塊肉,但心裡就是不舒坦,又莫名其妙到了極點!

 

見林沐海要問的問題的答案是自己暫時還不完全清楚、也不想告訴對方的,齊子逸轉身就要走,然而他的意圖卻讓林沐海一眼看穿。

 

「慢著!你說清楚喔!」說著就伸手去捉齊子逸的衣服,卻在抓住時被反手握住伸出去的那隻手的手腕,又被嚇了一跳,林沐海反射性地防衛,脫口就問:「幹麻!?」

 

眼神沉沉地盯著林沐海,齊子逸臉上毫不隱藏,表現著自己當下的心情是懊惱萬分的。

 

我喜歡你耶!林沐海!

 

你就這麼想要把我推走嗎?

 

想告訴你,好想好想好想告訴你,我喜歡你啊!

 

在心中千迴百轉想了一堆,最終還是只得到了一個結論。好喜歡,他好喜歡林沐海。

 

「──喜歡你。」

 

所以他說了。不顧林沐海驚訝的表情,說出口了。

 

「我喜歡你。」

 

「什什什──啊──?」

 

「我說我喜歡你啦!」本來懊惱的表情這會變成了惱怒,臉頰還紅了一層,「我又沒說很小聲!幹麻裝作沒聽見!」

 

「不、不是──我──吼唷!」內心急了卻解釋不了,林沐海癟了癟嘴,略略孩子氣地抱怨:「不是那樣的!」

 

看見齊子逸揚眉,林沐海趕忙道:「不要這樣說!不可以──這樣啦……」臉紅紅的,身體也熱熱的,喜悅與害羞同時襲來,讓林沐海差點忘了他前幾日的顧慮──不想要造成齊阿姨的憂心和也許他人會對齊子逸的另眼看待,思及此,他就像洩了氣的球,聲音降了下來,抽回了手,垂下視線,「不可以喜歡……我啦……,不要說嘛……」

 

儘管不是要林沐海接受自己的情感,也沒有想過對方會馬上接受,但這一刻,齊子逸終於體會到以往他拒絕別人時對方的心情。酸酸苦苦的,給出去的對方卻不要,並且不理解背後的理由。

 

「為什麼?」為什麼連說的機會都不想給他?

 

認為齊子逸明知故問,於是林沐海紅著臉與眼,倍覺委屈地說著理由:「我們都是男生,所以……不可以啦……」

 

深吸一口氣,稍微強迫自己冷靜,齊子逸隔了一會才開口,「不是因為,你討厭我或者覺得噁心才這麼說的?」

 

訝異地抬頭,林沐海訥訥地問:「怎麼會……你怎麼會認為我討厭你?」

 

「也不是因為噁心?」

 

搖頭,林沐海道:「都不是,我不討厭你,不覺得不舒服,但是……你不可以、不可以這麼做,不可以的……」

 

而後他失神地望著齊子逸的臉,喃喃著一串又一串的不可以,比起告訴齊子逸倒像是在告誡著自己不可以讓齊子逸喜歡自己,不可以讓齊子逸遠離了所謂正常性向的道路。

 

瞧著林沐海的模樣,比起自己突然的告白被拒絕,齊子逸更加擔心對方,不確定地喊了喊:「林沐海?林沐海?」

 

「……嗯?」

 

「你怎麼了?不要嚇我!」

 

「嗯?我怎麼了嗎?」

 

翻了個白眼,齊子逸在心裡吶喊──我才想問你你怎麼了呢!

 

這秒鐘一來一往的對話讓先前齊子逸告白時的緊張氣氛全都消失了,也沒有了一點一滴羞赧的因子存在,突然之間就回到了平常的相處一樣,唯一不同的只有林沐海紅紅的五官。

 

「欸,齊子逸。」林沐海笑,輕輕地笑,喚著。

 

「嗯。」

 

張開雙臂,林沐海抱住了齊子逸,這讓齊子逸掙扎了一下,口中嚷著幹什麼,卻沒幾秒就停止掙扎,乖乖地任由對方抱著。

 

「不要喜歡我好不好。你不可以這樣做的……不可以,不可以……」抱著齊子逸,他不斷、不斷重複說著,想要說服對方和自己。

 

不可以喜歡,不論是他喜歡他或者他喜歡他。那樣是不對的,齊爸爸齊媽媽會生氣傷心的。

 

要喜歡的話,喜歡那些女孩子吧。

 

並沒有深刻追究理由和心裡的疼痛,林沐海只是很純粹地想著不可以讓對自己等同養育之恩的齊家父母生氣、失望與傷心,並未細想齊子逸與自己的心情與感情在他這樣說之後會變成如何,又該何去何從,忽略了他們也許都會難過的事實。

 

努力壓下左胸口疼痛的感覺,深吸一口氣,覺得自己鼓起勇氣了,才說:「不可以,你知道的吧。嗯?」

 

兩人拉開距離,齊子逸望進林沐海的眼中,露出迷惘的神情,卻問不出口為什麼。

 

他不懂。

 

 

 

 

 

 

 

 

 

 

到專業學程教室除了找林沐海齊子逸不曾找過別人。然而在他對林沐海告白的幾天後他第一次不是找林沐海。

 

「唷?真難得!什麼風把你齊大少爺吹來找我啦?怎麼……確定沒有走錯教室?不是找你家那位寶貝?」

 

被同學告知有人外找而來到教室門口,看見來人後張竹雅挑著眉一副看好戲的表情,壞心地倚在門邊調侃對方,熱衷於看著對方漸漸陰沉下去的臉。

 

「張竹雅,妳真的很討厭我是不是?」看著對方那張其實是俏麗好看的臉帶著笑,齊子逸冷著臉問。

 

「噢,看在林沐海的份上,也沒有太討厭你啦!」雙手一攤,擺出我就勉為其難把你當作好朋友的樣子。

 

「……算了,想到來找妳的我簡直就是頭殼壞去。我走了。」說著就要轉身離開。

 

張竹雅一急,踏步上前揪住齊子逸的衣服,連忙道:「齁!你真的開不起玩笑耶!開玩笑都不行喔!」嘟嘴,裝得一臉諂媚,問:「找我什麼事啊?」

 

瞪她,齊子逸抿嘴,才說:「去上面講。」說著便往平常吃午飯的頂樓走去。

 

見他自顧自地走了,張竹雅只好趕忙跟在後頭上樓去,心中不禁碎碎念,這傢伙好大牌,本小姐是這樣給你輕易呼來喚去的嗎!

 

儘管如此,看在對方臉臭得不能再臭了的樣子,她還是乖乖跟了上去。

 

 

 

 

 

關上門,無視再過幾分鐘就要打上課鐘,齊子逸走到陰影處,坐了下去,拍了拍旁邊,示意張竹雅也過去坐著。

 

「齁!你們兩個是怎樣!都無視我上課的權利就是了!這麼愛找我講話,講的偏偏又都是對方!為什麼不自己面對面講一講就好啦!討厭死了!」嚷著,張竹雅一副你們沒救了的表情,哼著坐了過去。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不久前你家那位寶貝才跟我聊了一整個下午沒去上課,講的內容都跟你們有關!我看你八成也是要講你們的事吧!」說真的,扣掉他們的事情,她還真想不出來還有什麼事情會讓他們煩惱成這樣,然後來找她商量或訴苦。

 

「……你們說了什麼?」

 

「噢,這個啊…秘密喔,不可以跟你說。……來,說吧,你找我是要說什麼?」狡猾地笑了,張竹雅側頭看齊子逸。

 

「喔……妳知道我跟他是好朋友吧,我把他當作最好的朋友。」口中的他指的是誰,齊子逸相信就算不用明說張竹雅也明白是在說誰。

 

「我知道啊,這件事從我認識你們開始就知道了。幹麻?特地叫我出來就是跟我說這件事?……齊子逸,敢情你是故意要跟我炫耀或是宣戰嗎?」豎眉瞪他,張竹雅覺得好氣又好笑。「然後呢?」

 

「……啊──不行!找妳討論這件事超怪的!還是算了吧!」說著就想逃跑,卻被張竹雅一把抓住,扯坐在地上。

 

「喂!你坐下!叫我出來了就給我好好說!快說!」

 

哀號一聲,齊子逸不禁覺得會想找張竹雅討論自己心事的自己一定是被外星人還是什麼髒東西給附身了,明明在這之前他們完全沒有討論過這類事情。但放眼望去身邊的同學和朋友,也只有張竹雅適合了。

 

「你們是好朋友,所以呢?除此之外你還想說什麼?」

 

「然後……我對他……對他……」

 

「怎樣?」張竹雅很想笑,但還是硬著聲逼問,「覺得你對他不只是朋友?」

 

這話一出,在張竹雅意料之內,換來齊子逸一臉驚愕,於是她勾著唇笑了笑,繼續說:「幹麻這麼驚訝?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們,恰好我也沒有這麼古板更不遲鈍,我根本覺得我比你們兩個知道的還要多。」她聳肩。

 

被對方這麼一說,齊子一臉頃刻間熱辣了起來,比前幾天一時衝動告白還要讓他感到不好意思。

 

「妳知道啦……?」

 

「呿!誰跟你們一樣遲鈍。」不耐煩地搖搖手,張竹雅繼續丟下一連串的震撼彈,「你不僅對他不只是朋友,而且到了會一直想一直想他的地步嗎?不想讓給別人?不想他不拒絕你?是嗎?」

 

可怕的傢伙。

 

看著張竹雅,齊子逸因為心事通通被說中而更加難為情了,臉紅得不像話,到了讓他想要鑽地洞躲起來的地步,但另一方面又因為對方坦蕩蕩的態度和一點都沒有反感的表現讓他感到安心,反而產生了一種讓人放心、想要把心事全部都說出來的感覺。

 

從未見過齊子逸臉紅成這副德性,張竹雅忽然意識到也許自己剛剛說的話讓對方想起曾經做過的什麼,而羞赧不已,連帶她也開始緊張,思考了一會,她決定試探性地問:「所以……你做了什麼嗎?」

 

看著張竹雅,齊子逸想要說的話在喉頭轉了好幾轉,忽然猶豫了起來,不知道該挑哪些說,又該怎麼開始第一句話,於是就這樣安靜了下來。

 

「欸……說啊,幹麻不說話啊,真不像你耶齊子逸,婆婆媽媽的。」

 

不自在地轉過頭,逃避張竹雅帶著詢問、好奇的眼光,齊子逸悶悶地道:「有點……難為情啦,真的要說的時後就覺得好怪……」語末他嘆氣。

 

「你這傢伙!沒有準備好就來找我嗎?我不是二十四小時張老師生命專線耶!你要不要說啦?不說我就回去了喔?」一掌拍在齊子逸肩上,張竹雅有些受不了地大喊。

 

這樣簡單的激將法卻成功讓齊子逸決心要說出口,帶著些許情竇初開的難為情以及用著乾澀的聲音緩緩說道:「我對他說,……說了,我喜歡他。」說完這句話,齊子逸死死盯著地板,一方面焦急一方面卻又覺得心死,等待著張竹雅的反應。

 

又是好長好長一段沉默,安靜到齊子逸都要以為張竹雅聽到後暈過去了或是根本已經離開了,但旁邊明顯有人的存在感,這讓他沒有勇氣轉過去。

 

又過了好一會,張竹雅才緩緩地、緩緩地表明了自己聽到了,「……啊,是喔……你說了啊。」

 

這樣的反應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就算知道張竹雅可能個性思想的接受度都滿大的,但即便如此,齊子逸原本也以為對方會是比現在還要大、激烈、或是不敢置信的反應,而非如此平淡。不是說平淡不好,而是有時候太過平靜無波的反應反而會讓人心生恐懼。

 

呆愣過後,張竹雅找回了平時的自己,伸手搭上齊子逸的肩。「沒想到會是你先說出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耶……!齊子逸,你果然是男人,做得好!」拍拍對方的肩頭,張竹雅露出讚賞的笑容。

 

「啊?」這下換齊子逸呆住了。

 

 

 

 

 

TBC

 

 

--------------------------

 

 

齊子逸快點使出追求攻勢啊!╰(‵皿′*)╯(幹麻生氣#)

……其實後記每次都在誤導讀者(被拖走)

 

對了,從現在開始,我努力周更> <(被丟雞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hachou
  • 是更新是更新!!!!
    ya~~~~


    沐海懂事的好讓人心疼啊~
    希望子逸能懂沐海的顧慮

    張竹雅老師!!
    兩位同學就交給你了..

  • 這更新的內容進度完全沒有更新啊T_T
    他們好糾結媽媽我都要哭了QQQQQQQQQ(喂)
    為什麼要銜接到下一個階段這麼難Qrz

    mono/半透明 於 2010/11/29 22:41 回覆

  • shachou
  • 有更新啦~
    至少子逸開口啦啦啦啦啦!!!

    半透明
    加油!!!!
  • 蜜茶
  • 周更也沒關係~有更新就好
    ^_____^

    子逸快點加速~努力衝丫
  • 放心我不會讓他變成坑的~XD
    目標是明年畢業前寫完!FIGHT!

    mono/半透明 於 2010/12/01 0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