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第20回可以放上來了(痛哭)



-----------------

 

回家路上時林沐海猶豫著要不要將剛才看見江雅芸的事告訴齊子逸,但轉念又想,不知道齊子逸消氣了沒,便把話吞了回去。

 

許是因為和張竹雅說了不少話,心裡頭的煩悶減輕了一點點,那天晚上林沐海雖然還是睡得不好,但至少已經不會整晚失眠。

 

接下來幾天,林沐海都會在等待齊子逸的時候看見江雅芸穿著那顯眼的綠色制服在校門口晃來晃去,似是在等人,又似是在躊躇著要不要進去。

 

他納悶著,過了幾天,又是周五。

 

第一次,江雅芸沒有在放學後到Y中找齊子逸,這讓一起打球的同伴抓到機會取笑了。

 

「跟女朋友吵架了喔?今天怎麼沒看到她啊?」

 

「對啊!上星期你生日不是剛過嗎?應該要感情升溫才對啊!今天竟然沒看到你們如膠似漆!」

 

大夥左一句右一句的,吱吱喳喳地講得不亦樂乎,齊子逸幾乎都要以為一起打球的好哥兒們都被三姑六婆附身了。

 

「不可思議!」有人下結論。

 

齊子逸氣得拿籃球當躲避球,往同學身上砸去,罵:「少說兩句!我跟她真的不是男女朋友!」他擔憂地往在旁邊看著的林沐海,卻見對方正在跟其他人說話,似乎沒聽見那些話語,他不禁鬆了口氣,卻同時感到失望。

 

這幾天──從他生日那天開始,齊子逸察覺到林沐海的行為舉止怪怪的,尤其是晚上那翻來覆去的身影讓他特別在意,悄悄觀察著林沐海失眠的狀況,連帶他也睡不太好。

 

不只是林沐海怪,他知道自己也變得不太正常──跟之前相比的話。

 

全部都是因為衝動說出口的那句話。

 

──我有喜歡的人了!

 

那時沒有多想,但事後冷靜了下來,這句話反而不停地在齊子逸腦海中打轉,無時無刻不提醒著他,他曾經說了這樣的話,然後迫使他開始去思考、去挖掘自己心底深處究竟在想什麼。

 

喜歡,那是怎樣的感覺?

 

他不是江雅芸也不是以前對他告白的那些女孩子,自然不懂對方那種掛在嘴上說的情感。

 

在過去的十六年裡,齊子逸沒有過那般自發性地、對其他人抱有超越某個程度的好感。

 

又或許更正確地來說,是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對其他人有這樣的感覺。

 

而現在,大概是因為過於在意了──忽然之間全身的細胞都在在意著那樣,在面對自己身邊比較親近的人時,齊子逸便會不由自主胡思亂想,自己對眼前的人是有著怎樣的情感呢?

 

漸漸地,齊子逸發現自己在和林沐海相處時反應最大,也特別地克制不住自動運轉的內心思考。

 

不斷、不斷地想著──我喜歡這個人嗎?喜歡嗎?

 

尤其是兩人獨處時,以及晚上安安靜靜地躺在床上時,那股思緒更是會緊緊纏繞著全身上下,從裡到外的每一寸細胞與身軀──好像自己這個人變成了為了思考、釐清這件事而活著。

 

甚至是到了連齊子逸自己都覺得有些恐怖的地步。

 

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內心失控時,齊子逸心裡被慌張給填滿了,面上卻還要保持著鎮靜和從容,假裝不是刻意地將與林沐海對在一起的視線移開。

 

儘管齊子逸覺得自己沒有表現得很明顯是特意將視線轉開,但看在林沐海眼裡,那卻成了扎扎實實故意轉開的行為,當下心裡著實感到不開心。

 

低頭、癟嘴蹭著地上的沙塵,林沐海不痛快地在心裡罵著齊子逸。今天要是換做了其他人對他這樣,他倒不覺得有什麼,但這行為由齊子逸做了意義可就不同了。

 

那是一種不被重視、被刻意忽略的討厭感。

 

但內心卻又明白齊子逸不會這樣對他的,於是林沐海的心情又轉為厭惡自己,對於自己這樣醜陋的心態很受不了。

 

正糾結著自己的心態可議時,卻又想起了齊子逸說的那句話。想著,林沐海忽然又不確定了起來,如果齊子逸有喜歡的人了,那麼從以往到今天因為處在摯友的這個位置而得到對方給的好、對方的關心,和與對方在一起而生的快樂,通通都會變成了另一個人的嗎?

 

齊子逸會因為這樣,而忽略了自己嗎?

 

思考著如果齊子逸將來有一天和另一個在一起後自己會得到怎樣的對待,想著想著,心情逐漸變得不快了。

 

呆呆看著地上,林沐海想,當一個人喜歡上另一個人時,除去情敵或者有重大理由反對之外,不論是當事人或者旁觀者,這應該是一件值得喜悅的事情,為什麼這一刻自己心裡卻是開心不起來呢?

 

倚在牆上,林沐海失了和同學聊天的興致,一個人悶悶地想著事情,低頭思考和抬頭看齊子逸打球的動作交互著,一直到肩膀被同學拍了一下。

 

「林沐海。」

 

「──唉?」回過神來,林沐海唬了一跳,定了定神,才問:「什麼事?」

 

「我剛從外面回來,外頭有人找你喔!在大門外。」

 

「咦咦?那……我出去,齊子逸等一下問的話記得跟他說喔!」

 

OK啦!」

 

小跑步離開球場,林沐海奇怪著是誰會找他,記憶中他並沒有外校的同學跟他好到會在放學後來找他的。

 

正當他納悶著接近大門時,一道纖細的身影映入他眼中。

 

幾乎是在看見的那一瞬間,林沐海腳下的步伐就停了下來,彷彿看見的身影吸收了他行走的能力。

 

穿著薄外套,書包背帶橫跨過胸前書包本體靜靜倚在身側,在綠色制服下的身軀似是比前幾日來的瘦了。

 

「林沐海。」

 

「……」艱困地動了動唇,林沐海幾乎是鼓足氣才有辦法靠過去及開口,「……江雅芸。妳……找我?」

 

「……嗯。」

 

「妳要找的,……是齊子逸吧?」

 

苦笑,江雅芸道:「你覺得我現在進去他看見我不會生氣嗎?」

 

抿著嘴,林沐海知道經過上一周那樣的場面後他們兩人再見面一定會很尷尬的,尤其是齊子逸的性子和江雅芸搭在一起根本就不太對盤。於是無語。

 

「今天我是來找你的。」偏頭微笑,江雅芸抓著背帶的手隱隱發抖,「可以借我一點時間嗎?」

 

「──咦?」對於江雅芸是來找自己這件事,林沐海徹底愣住了,不明白自己和對方之間有什麼好說的。

 

 

 

 

 

當林沐海踏著沉重的腳步回球場時,正巧看到齊子逸手中的球被對手輕易地抄走,換來隊友的叫罵。

 

「喂!齊子逸!打球就打球幹麻恍神啊!再恍神就把你換下去喔!」

 

撓頭,齊子逸笑著道歉:「抱歉抱歉,不會了,我保證!」

 

「呿!」

 

「你小子在想什麼啊?一直出神?──啊!我知道了!就說你女朋友沒來你想她了吧!對吧對吧?」

 

「閉嘴啦!」抬腿踹了對方一腳,齊子逸手用力搓著對方的頭,扯著對方跑到場中央,搶球去了。

 

並不是想江雅芸,而是想著林沐海。

 

即便同學跟他說了,有人找林沐海,他只是出去一下,但他就是無法克制地想著對方。也因此他不斷分神注意著林沐海回來了沒,想著是誰找林沐海,腦子裡滿滿的都是有關林沐海的事情,分神太嚴重的下場就是手上的球理所當然地被別人輕易地搶走了。

 

齊子逸在球場上奔跑,心臟跳得比平時快上許多,不單單只是因為運動的關係,更大的原因是那股前所未有的悸動。

 

偶爾從球場上看向林沐海,看著他若有所思的臉龐,和一直都很單薄骨感的身軀,齊子逸覺得自己的臉熱辣辣地燒了起來,體溫也不斷攀高。

 

這些日子,他一直處在似乎是戀愛了的感覺之中──按照以往他所看過的日、韓劇來說。

 

存在著一個人,想要無時無刻不看著對方,想佔據對方所有的時間,想對方看著自己,想對他很好很好,不自覺地做出一些親暱的動作,比肩站在一起的時候會想要伸出手握住對方的……,更甚者,想要更進一步的親吻──這樣的念頭曾經出現在腦海之中。

 

這樣,便是對一個人的心動嗎?

 

學不乖在場上不能分心的齊子逸,在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球朝他的臉飛了過去,然後發出碰地好大一聲──正中紅心!

 

「幹──齊子逸我傳球給你你幹麻不接啦!」然後他的隊友發出了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哀嚎和叫罵。

 

隊友邊跳腳邊罵齊子逸,對他難得的失常感到好奇,卻被齊子逸三言兩語給打發了過去,並且和同學換手,下場。

 

笑著湊到林沐海身邊,齊子逸開口問了剛才是誰找他出去。

 

林沐海撇開視線,猶豫了幾秒才說是國中同學路過來看看他。

 

「國中同學……?誰啊?」

 

「不同班的,你不認識啦。」

 

「喔。」喝水,擦了擦汗,齊子逸不疑有他,心裡似乎因為塞滿了與對方有關的事情而喪失了對其他事情的觀察力。

 

「啊──」大力伸展身體放鬆後齊子逸滿面笑容勾著林沐海的手,道:「回家回家!」

 

儘管齊子逸覺得自己對於對林沐海在意這件事的程度有些不正常,甚至是恐懼,但說到底,他不討厭去在乎林沐海的,被嚇到的感覺也只有在意識到的那幾天特別讓他心驚了一會,之後害臊的感覺漸漸地多過驚懼。

 

這樣的心情,仔細想來,並非這幾天才產生的,而是可以回溯到更久之前。

 

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讓齊子逸想了很久。

 

是將林沐海護在身下、非常恐懼的那一晚,或者再早一些那一陣子不規律、讓他感到心疼的生活?

 

還是剛上國中時林沐海也和其他人變得要好的時候?

 

又或許……是更早之前?

 

無論如何,對齊子逸而言,現在光是面對自己對於林沐海的情感就已經快要被淹沒了,哪裡還有空閒去管其他人的事情,尤其是對他來說根本就是爛桃花的江雅芸。

 

然而他不想理會江雅芸的事情,不代表江雅芸也是這樣想,就在沉靜了好幾天沒有江雅芸的打擾後,齊子逸想對方也許被他那樣一兇便放棄了,正覺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他卻發現事情並非如他所想的那樣順利。

 

 

 

 

 

這段時間內,林沐海自然知道齊子逸不想提起江雅芸,他也沒膽問齊子逸,於是兩人都沒再提起,然而卻因為江雅芸找上林沐海讓事情有所改變了。

 

晚上,林沐海待在客廳顯得坐立難安,焦躁地攪著手,不時地看著電話。

 

早些時候齊氏夫婦帶著大兒子和雙胞胎們去逛大賣場,齊子逸吃過晚飯後渾身發懶、不想出門,林沐海也就藉口跟著留在家。

 

九點剛過,被注意了整晚的電話響了起來,幾乎是一響林沐海就接了起來,他急促地喂了一聲,然後從話筒中聽見了理所當然會聽到的聲音。

 

『……林沐海?齊子逸在嗎?』

 

「呃……嗯,他在。」

 

『嗯,謝謝你跟說好的一樣,願意幫我。』

 

即使對方看不到,林沐海還是輕輕地搖頭,才道:「我把電話給他,妳等一下。」而後他拖著腳步從客廳往房間走去,走得有些慢,有些猶豫,心裡忐忑不安地想著,如果齊子逸知道他答應別人做這些事的話,不知道會不會生氣?

 

「……小逸。」

 

「嗯?」房內,齊子逸正隨興地斜臥在床上看運動雜誌,見著林沐海眼理眉上都是喜悅──那是一種很自然的反應,只要看見對方就覺得開心,笑著應聲。

 

看著對方和悅的樣子,林沐海內心強烈動搖該不該將電話遞過去,幾秒時間內允諾別人的事還是壓過了猶豫的心,戰戰兢兢地伸出手,將無線電話遞了過去,「那個……電話。」

 

「找我的?」看見林沐海手上的電話,齊子逸伸手就要接過去。

 

林沐海點點頭,電話一被接過去後,他便慌張地出了房門,幾乎是到了奪門而出的地步。

 

為了心裡那個不懂拒絕而答應的事情而害怕著,為了不想聽到齊子逸接下來會跟對說的話,為了不要看見也許會勃然大怒的齊子逸,更是為了心底那股又疼又酸的感覺,所以逃走了。

 

踏著慌亂的腳步來到走廊底端,林沐海縮著身體倚著牆蹲了下去。既想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卻又怕聽到了會讓他難過的話,心裡矛盾得要命。

 

原以為那通電話可能會講很久的,也許他們又會吵架,但沒兩分鐘,齊子逸怒氣沖沖地走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上前捉住了想要逃走的林沐海,而電話被齊子逸情緒興地摔在地上。

 

「林沐海你跟江雅芸串通!?你答應她她打來然後把電話轉給我!」

 

「因為──因為她說,如果一開始就是你接的,你也許會直接掛她電話啊……所以,……才……她說,如果是我接的,她就還有機會和你說上一兩句話……」

 

簡直是氣炸了,齊子逸已經不管是江雅芸還是林沐海認為他會掛電話,未經思考就脫口高聲道:「既然知道我會掛她電話,你為什麼還要答應!」

 

「她說她想跟你道歉啊──」老老實實地說出當初江雅芸拜託他時的原因,說著,心裡頓了一下。難不成江雅芸並未按照當初說的做?

 

沉著臉,齊子逸咬牙,「道歉是道歉了,但是接下來她還是要扯回交不交往這件事!這樣有比較好嗎!?」

 

「我……不知道……」尷尬而心虛地別過頭,「那──」

 

「電話我掛掉了。」

 

「……對不起。不過……你一定要這麼仇視她嗎?她……其實,這樣很可憐的。」

 

「林沐海,我不懂你在想什麼耶!」氣憤又無奈地翻了個白眼,齊子逸問「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現在改變態度對她好,她會誤會的,以後還是會像以前那樣纏著我不放,你覺得這樣很好嗎?你喜歡看到這樣的情形?」

 

「我不喜歡啊,但是我喜不喜歡和你做不做是兩回事吧?」

 

兩個人說話的音量近乎吵架。

 

「你的事情……為什麼要顧慮我喜不喜歡?這樣……這樣太奇怪了。」林沐海一臉彆扭。

 

一面說著,林沐海一面在心裡罵自己有夠矛盾的。

 

明明就不喜歡其他人把齊子逸搶走,但礙於許多層面嘴上卻很自然地說出了應該要符合常理的話語。

 

想要緊緊抓著,卻又捨不得地硬著心腸推拒、遠離自己。

 

「我為什麼不能因為你不喜歡所以就不做!」小孩子般地賭氣反駁,像是為反對而反對。

 

林沐海氣結,「你能不能不要這麼亂鬧!你不要說那種話!我不想要因為我的關係讓你被其他人討厭!也不要因為我左右你的事情!」

 

「但是你就是會影響我啊!」

 

宛如被踩到尾巴的貓咪,聲線拔高了幾度,林沐海反射性地回嘴:「你什麼意思!?齊子逸!你說那什麼話!意思是我害你的嗎?是你不喜歡我影響你的意思?不喜歡我離你這麼近的意思嗎?」

 

深吸一口氣,齊子逸覺得自己跟林沐海是在雞同鴨講,因為對方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心情。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總之,我會這麼做有一部分的確是因為你的關係,但這不是要怪你或者推託的藉口,好嗎?」

 

「說到底,你就是不願意再和江雅芸接觸就對了?你就……這麼討厭她嗎?」

 

「我不喜歡她!她根本就只會造成我的困擾,憑什麼她喜歡我我就要回應她啊?話說回來,你一直要我和她連還有接受她到底是為什麼?」

 

為什麼啊!明明你才是在我心裡的分量勝過其他人許多許多的人啊!

 

「因為……你那天對她很兇啊,她那麼的喜歡你,被喜歡的人那樣對待……她很可憐呀……」

 

「你──可惡!你這樣我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了!」煩躁地扒著頭,齊子逸憤恨地用力閉了閉眼,腦中沒有把這個愈結愈緊的結解開的方法。

 

一個讓江雅芸從他的生活中消失、並且把自己的情緒和想法弄清楚,然後傳達給他想傳達的人手中的方法。

 

要是他以前談過戀愛、知道怎麼解決這種事情就好了──齊子逸不禁這樣想。然後他在心裡駁斥,荒謬。

 

「當然是你,但是……這是、這是兩回事啊……」說著違心之論,林沐海想要結束這簡直如災難的對話,「總之,你……再打給她吧?」

 

聽至此,在齊子逸心中、腦中被拉到緊到不能再緊的理智線瞬間啪地斷了。

 

力氣不小地把林沐海推到牆上,表情陰鬱,心裡是又生氣又悲傷又無奈,但最大的還是衝動,主宰了齊子逸的行為。

 

「啊──!你閉嘴!」

 

然後,他張嘴往前貼了上去。

 

他吻了林沐海。

 

 

 

 

 

TBC

 

 

-----------------------

 

下一回不知是多久後(滾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o/半透明 的頭像
mono/半透明

蜂蜜焙茶

mono/半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chou
  • 啊啊啊啊~~
    斷在這.......
    心好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張竹雅
    這裡有人需要你
    快來幫忙呀~!!!!!


  • 這邊的結尾剛好就是前一次連載時最後斷的地方☆☆☆(欸
    後續我努力~~~~~~~~~>_<\~/

    mono/半透明 於 2010/11/22 13:13 回覆